打油两首,写给吾王


漫洒寒星映征衣,

铁马飙尘人不归。
可怜誓约剑指处,
无限英魂尽成灰。


浮生有涯梦无穷,
一片伤心今古同。
且看歌舞升平地,
只今谁忆阿瓦隆。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