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一鼓作气噼里啪啦敲了一晚上总算都敲完惹诶嘿嘿


“诶,你最近是跟绯山吵架了吗?”

午餐时间,藤川一脸神秘地坐到白石旁边的座位上。

白石立刻呛了口水,赶紧用力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最近,总觉得你们周围的气场怪怪的……”藤川悄悄看了一眼远处角落里的绯山,“不觉得她越来越少跟我们聊天了吗?”

“可、可能因为她最近太忙了吧。”白石努力搪塞,“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美帆子。”说着端起餐盘,把一脸无辜的藤川丢在原地。

 

但其实藤川说得对。事情的发展并不像白石想象的一样顺利。

绯山似乎真的下定了决定,像她说的一样,想要专心的成为一个飞行急救医师。也许延毕这件事让她比任何一个实习医都要在意能不能拿到飞行医生认定合格的证书;但这并不能成为她不想把除此之外的一切放在心上的理由呀。借口。绝对是借口。白石一度这么认为。于是依旧固执地找一切机会接近绯山,走廊,办公室,餐厅,甚至手术台;讨论天气,病人的病情,帮她写掉要写的病历,值掉该值的班,或者只是在餐厅监督她多吃一点——白石切切实实的知道那个人瘦削的肩膀上承载了多少重量。

但绯山完全不为所动。两个人几乎没有就工作之外的话题多讲过一句话。绯山甚至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白石终于沉痛的认识到这样让她沮丧无比的事实。

 

如果放在以前,大概早就已经放弃了吧。毕竟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能力充满怀疑,没有任何自信。但这次无论如何都想再继续努力下去。

特地看了大家的值班表,找到绯山没有值班的一天。然后跑去求蓝泽跟自己换班。好在那家伙是无口属性,所以什么也没多说就答应了;虽然疑惑的表情写在眼里就是。

白石找出之前冴岛写给自己的小纸条。那天过后,她就一直把它好好地放在自己钱包的夹层里。上面的地址早就记住了,但她还是又看了一眼,重新确认一次。

看着绯山换好私服,走出医院大门,白石才悄悄也跑去换衣服。想过要不要直接跟她一起下班一起同行,但觉得绯山绝对不会同意,尾行的话又太痴汉,所以还是算了。特地绕了远路,走走停停,终于远远的看见了绯山的那间公寓。

试着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按了门铃,依旧没有反应。白石大着胆子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发现上着锁。

 

有只袋鼠在自己家门口睡着了——这是绯山看见白石之后的第一反应。

她有点无奈,小心地绕开那只袋鼠长长的腿,从包里找出钥匙。其间发出无法控制的簌簌的声响,睡梦中的人似乎也听得到,朝另一侧转了一下脑袋。

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咔嗒一声。与此同时,脚边传来不规律的呼吸。

有人醒了。

袋鼠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抬头望着自己。又出现了,那种委屈的表情。绯山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一手推开门:“不许跟着我。”

结果门外真的异常安静。还真的没有跟上来,过分听话了吧——绯山只好又把门打开,观察外面的动静,结果发现那只袋鼠居然还保持刚刚的姿势坐在地上。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你在干嘛?”

“美帆子……”白石撇了撇嘴角,朝她伸出手,“脚麻掉了……”

“自己站起来。”

人形袋鼠表情痛苦地一点一点弯曲双腿,扶着墙壁艰难地站起来。绯山没有再理她,自顾自地走进玄关。白石这次倒是非常自觉,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垂着头像犯了错的小朋友。

该说什么呢?以后要长点心不要随便在别人家门口睡着?现在还不想搬家所以不要再来找我了?绯山一瞬间突然忘记了想说的话。

“我去扫墓了。”

最后说出来的却是毫不相干的内容。

大概还在思考“扫墓”两个字的意义,白石一时间没有说话。绯山看着她有些局促的神情,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人。”

白石注意到绯山使用的是“她”而不是“他”。茫然地听完,她依旧有点回不过神来。“是……美帆子的恋人吗?”没有经过思考,问出这么一句。

白石看见绯山无言地点点头。

 

在护理站找到冴岛的时候,她正在接听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虽然每天都能见面,但其实都在忙自己的工作,停下来休息的时间非常少。白石悄悄观察她的动静,等她放下听筒才探头进去:“冴岛さん现在有空吗?”

“没有。”

“……”白石不说话,使出装可怜大法一个劲的盯着她。冴岛终于放弃:“所以说你还问什么有事就赶紧说……”

“那冴岛さん要先答应帮我保密。”继续盯。

“怕了你了好好好。”

“嗯,”白石犹豫着开口,“其实我是想问,在我来翔北之前,冴岛さん有没有听美帆子说过,她正在跟什么人交往?”

“没有哦。”

白石马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冴岛不管她,等欣赏够了,眼看白石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才慢吞吞地开口,“绯山是没说过啦,不过……”

“不过什么?”立刻又转回来。

“不过我知道。”

冴岛一脸得意地把自己手机的锁屏解开,打开推特客户端,熟练地开始搜索。最后跳出来一个个人页面,“绯山的账户。我无意之间发现的,不要告诉她!不过啊,怎么说,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语气兴味索然。

白石一边想着回去之后要赶紧把所有的社交账户都设置成私人的,一边接过手机。

冴岛没有骗人,这真的是绯山的账户,因为很快她就看到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合影,画面里的两个人争先恐后地露出笑容,仿佛有触手可及的幸福感从取景框里溢出来——左边的人是一年前的绯山美帆子。右边的人,白石从来没有见过,但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注视着那个人的眼睛,迟疑了片刻,终于发现了原因:那个人的样子像极了镜子里的她自己。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