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扶着绯山走出小酒馆的时候,白石才发现她轻得出乎自己的意料。一边拦出租车,一边展开冴岛离开时写给自己的小纸条,把上面的地址念给司机大叔听。其间绯山一直静静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像睡着了,又好像很累,一言不发,非常安分。

白石终于有机会放心地近距离观察她的侧脸。他不想打扰绯山,小心翼翼地调整姿势。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突然之间有种变成超人的错觉,但更多的却是觉得遗憾:如果跟绯山医生是同期生就好了。可以跟她一起,从零开始,制造许多能够分享的回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远远地仰望她,有很多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人生就是这么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东西,有时候迟了一秒钟,也许就会在不知不觉的时候错过非常重要的事。

从绯山的包里找出钥匙,然后付钱给司机大叔。下车之后白石才发现绯山跟自己一样租了医院附近的房子,但因为是不同的方向,所以从来没有遇见过对方。打开门,先开了玄关的灯,入口的地方只有一双拖鞋,典型的一个人住的特征。

大概因为眼光突然的光线过于刺眼,让绯山多少有些清醒,她摇摇晃晃地挣脱了白石挽住自己手臂的手,皱眉往前走。

“绯山さん!”

白石赶紧跟上去,扶她到沙发上坐好,脱掉外套,顺便打量了一下小小的客厅。只有做基本的桌椅陈设,沙发对面摆着一台电视,虽然只有几叠大小的空间,依旧显得有点冷清。沙发另一边乱七八糟地堆着几本白石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杂志,看封面大概是八卦和时尚相关。有一瞬间白石想拿起来翻一下看看有没有户田惠梨香的消息;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默默把它们按照出刊日期顺序排好,放在桌子一角。

 

“绯山さん要喝点什么吗?水?红茶?咖啡?”

确定了厨房的位置,但又不确定应不应该进入如此私人的领域,白石决定还是先问一下绯山的意见。但这样问过之后,半天都没有等到回答。白石犹豫着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绯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扶着沙发站了起来。

“等一下。”

白石停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往前走。试着稍微移动了一小步,结果马上被绯山发现了,“等一下!不要走……”

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往白石的方向走。这次白石再也不敢动,只能一瞬不瞬地看着绯山踉踉跄跄地走近自己。但又害怕她失去平衡,于是忍不住伸长手臂,希望她能捉住自己的手。

但绯山没有这么做。虽然很慢,可她依旧成功绕过了桌角,无视了白石悬在半空的手,又稍微多前进了一下。

有点温热的气息落在颈畔,带着酒精的味道。白石一动不动,感觉绯山两手绕过自己,在背后微微用力,缩短两个人的距离,直到终于不留一丝缝隙;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只能试着笨拙地收回手臂,右手以柔和的力度一下一下轻轻抚摸她的后背,像安慰医院里遇到的爱哭的小朋友一样。这大概就是此时此刻所能做到的全部了。白石试着用尽全身力气拥抱她。

感觉稍微有点动静,是怀里的人慢慢抬起头。白石不太敢看她,又忍不住想看她,一句“绯山さん”尚未出口就停在唇边:腰间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到后颈,让她不自觉地俯身以就,漫长的等待过后,终于迎来奖励般的一个吻。

绯山医生真的喝醉了。白石脑袋里冒出这样的念头。一边承受着“这算不算是趁人之危”的负罪感,另一边却根本不想停下,内心还在不断挣扎的时候,感觉绯山的呼吸就在耳畔断断续续。不意间唇角印上湿热的触感,反应过来的时候,意识到那是绯山的舌尖。

几乎与此同时,停在她背后的手碰到了长裙的拉链。理智在一瞬间轰然崩塌。白石果断放弃了思考。

 

虽然学了无数生理学的知识,但依旧不太清楚应该先做什么,白石只是本能地想要吻她。慢一点,久一点。感觉如果再接近一点的话,自己想说的话说不定可以传达给绯山。如果能够传达给她就好了……也许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埋在心里的感情,事到如今已经再也无法隐藏了。

努力让自己保持基本的镇定,有耐心地探索绯山身上敏感的部位,仔细感觉哪里会让她发出好听的声音,哪里会让她微微颤抖起来。不知道是谁的体温先开始变得烫人,察觉到的时候,白石发现自己的喉咙干得说不出话来。只剩神经末梢还在运作,触觉越发变得鲜明,模糊地听到绯山吐出几个音节,但白石无暇分辨她说的是什么。只能一心一意地继续下去。

 

结果第二天被生物钟叫醒的当下就吓到了。

前一天晚上的回忆几乎是一瞬间涌入大脑,让白石有几秒钟时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直到听到身边的人浅浅的呼吸才逐渐回过神来。全部想起来之后,反而平静下来。白石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小心不吵醒绯山。从散落一地的衣服里找出属于自己的几件,然后把其余的整理好放在床边。“借绯山さん的浴室用一下。”双手合十在心里这么说。

尽量无视掉身上那些可疑的痕迹,迅速地冲了个澡,但还是感觉到了从耳朵传来的明显的热度。绯山さん,现在可以叫她美帆子了吧,美帆子醒来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呢?应该怎样告诉她自己的心意?直接告白吗?会被接受吗?要不要假装是朋友的问题然后找蓝泽谈谈?但那家伙一看就没有恋爱经验的样子……藤川呢?绝对不行……冴岛好像可以?但又好像还没有熟到可以谈这种话题的程度……

优等生白石惠,终于在23岁的今天遇到人生第一大难题。只能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飞快地穿好衣服,然后立刻去勘探厨房的情况。好在绯山一看就是经常自己做饭的人,冰箱里的食材还算丰富,白石想了想,决定先做一点不容易失败的早餐。于是一边烤吐司一边煎蛋,接着找出生菜、黄瓜和小番茄,清洗干净,切丝切片,装进碗里,淋上沙拉酱。准备煮咖啡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改成热牛奶。这样就算重新加热起来也不会很麻烦。看着自己的杰作,白石满意地点点头。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