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蓝泽蓝泽!白石白石!绯山绯山!”

难得没有值班的日子,每次藤川都会像这样在办公室里开启召唤功能,但成功的次数至今为0。

“下班之后一起去喝一杯吧!……也叫上冴岛一起!”

其实你只是想说最后一句吧。每到这种时候,白石都要努力忍住吐槽的冲动,默默观察绯山的反应。

但绯山好像从来没有答应过。有时候藤川会直接被冴岛拿病历敲头,有时候会被橘医生揪走,有时候会被子供病人指定要求讲故事;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今天是直升机出动的警报。

四个人一瞬间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对直升机已经不再陌生的白石拿起对讲机。

这次是发生在高速公路上的车祸,大巴车和货车相撞,伤者人数不明。一部分轻伤患者已经就近送往周边的医院,剩下的就需要直升机。

坐在直升机上,白石默默在心里复习着早就铭记在心的流程,但现场的惨烈程度依旧超出了她的想象。“请大家都准备手术吧。”回到翔北,准备重新跑回直升机上的时候,突然被黑田医生叫住了。

“白石,你留下来手术。藤川,你跟我回去。”

突然之间听到自己的名字在这种情境下被提到,藤川完全无法做出正常的反应。终于确定没有听错之后,马上用力点头答应:“是!”

终于连那家伙也要上直升机了。看着藤川的背影,白石一时有些感慨,直到耳畔响起熟悉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还愣着干什么?那家伙用不着你担心,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快点跟我来,病人需要马上手术。”

“来了!”

白石小跑着跟上绯山的脚步。

 

“今天晚上一起去大山恒夫さん的酒馆吧!”

从手术室出来的藤川仿佛大病初愈般恢复了元气,立刻又开始约约约,“蓝泽!白石!绯山!”三个人的名字依次念了一遍,“冴、冴岛さん也一起去吧!就、就当是庆祝前几天我终于第一次坐上了直升机!”

终于找到了不错的借口。眼镜男可怜兮兮的表情和语气让冴岛把话到嘴边的“不去”两个字又默默吞了回去。算了算了就当是鼓励他一下好了——这么想着,冴岛决定还是先把问题丢给别人,“好啊。绯山医生去的话我就去。”

绯山马上感受到了来自小透明的恶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已经看到了藤川投来的期待的目光。其他人都在等着她的答案,绯山一下子觉得无力拒绝,只好用小到几乎看不见的幅度微微点头:“好吧,就今天晚上。”

“我、我也去。”顾不上欣赏藤川的表情,白石慌慌张张地举起手。一边的蓝泽跟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刚刚在翔北实习了几个月的时候,有一次联谊的地点也选在了一个跟今天的小酒馆一样冷清的居酒屋。除去吧台,就只剩下三张桌子,于是一行人沿着吧台坐了一排。绯山落座之后才注意到角落里有位客人正一个人自斟自饮。因为穿了一件杏黄色的外套,在昏黄的灯光掩映下,几乎隐身不见。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的注视,但客人却敏锐地感觉到了绯山的视线,朝她的方向扭过头来。绯山看见一张超级无辜的脸,只有眸子灼灼发亮。

一直等到她站起来走向吧台,绯山才发现,作为女性,那位客人的腿长的简直有些过分。她跟老板好像早就很熟,随意地把双臂支在吧台上,看也不看的递出酒杯:“我要续杯~”

那双手纤细修长又骨节分明,大概握起手术刀来也很合适。绯山脑袋里不合时宜地冒出这样的想法。

这就是她第一次遇见林的全部经过。

 

“绯山医生、绯山医生!你要喝什么?”

回过神来的时候,绯山听见白石正在小声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蓝泽一个人坐在远一点的地方,藤川当然黏着冴岛,她的身边只剩下白石。“什么都好……不要酒。”

从什么时候开始戒酒的呢?作为医大生,当然清楚地知道过分摄取酒精对身体的危害,必要的话甚至可以写一篇论文出来。但如果放弃一切所谓不健康的生活方式,那么人生大概也不会剩下多少乐趣,绯山曾经是这么认为的。然而从某一天开始,突然地对酒这种东西失去了兴趣,甚至连酒馆都不想再去。也许是身体背叛了主人的意志,本能地开始寻求安定。

大山恒夫,或者说玛丽珍洋子小姐,端来两个玻璃杯,放在她们面前。绯山看也不看的拿起一杯;直到甜美的回味过去,喉间传来微辣的余温,才听到身边白石的话:“绯山医生……那杯是我的。”

依旧是非常弱气的声音。就将错就错一次吧。绯山没有回答。

大概因为太久没有喝酒的缘故,对酒精的抵抗力也难以在一时之间恢复。绯山很快一饮而尽,要求续杯的时候,发现右手微微有些颤抖。对面的白石捧着一杯果汁,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

“嗯?嗯,我在想酒精中毒的症状,”白石好像受到了惊吓,但很快又恢复镇定,一本正经地回答,“削弱中枢神经系统,影响视觉神经和肢体的协调度,严重的话也许会引起消化道出血,甚至抑制呼吸和心跳……”

“书呆子。”

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的白石又默默捧着杯子转过身面对着吧台。绯山突然觉得她低头蜷成一团的样子非常像一只委屈的大袋鼠。

 

不知道自己在绯山眼里已经变成动物,白石一个人闷头喝掉了不知道几杯果汁之后,突然遭到了从天而降的攻击。抱着脑袋站起来,发现眼前是一脸无奈的冴岛:“你还真是状况外啊——没发现这几个人都没动静了吗?”说着指了指蓝泽和藤川,“我把这两个家伙运回去。绯山医生就交给你了。”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