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文明读者

3

白石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迟钝。因为好像连藤川都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问他的时候,那家伙相当坦然地说:“对呀。是从上次那个病人小妹妹那里听说的。”

早就应该想到藤川才是八卦的源头!“那为什么绯山医生到现在还是实习医?明明是那么优秀的人,怎么看都应该早就拿到飞行医生认定证书了呀。”白石努力作出毫不在意的语气。

“医患纠纷。据说是没有给病人家属签署DNR同意书,就停止了人工呼吸器。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吧,绯山医生?”藤川环顾四周,压低了音量,“但好像在面对病人的时候,意外地热血啊。”

 

到现在为止,翔北几乎所有的医生和护士们都还对那天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

看到那个男人冲向绯山的时候,橘医生本能地挡在了他的前面,但却无法让他收回已经说出口的话。

“杀人凶手。是你杀了小翼!”

有时候言语比一切攻击都更有杀伤力。橘医生清楚地看见绯山脸上的表情从震惊逐渐变成一种大概叫脆弱的东西。他放开那个男人,转而抓住绯山的手臂,拉着她往人群的外面走去。

要让绯山离那个男人远一点。他脑袋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急救中心的田所部长很快收到了消息。他放下手边的工作,把翼的母亲野上直美女士和她的哥哥请到自己的办公室,对他们深深鞠了一躬:“因为我们的失误给您带来困扰,真的十分抱歉。”

但对方露出的却是毫不买账的表情。

“你们只有这种态度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明天我会带律师过来。”

很快整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都听说了这样的大新闻:实习医生绯山美帆子因为小小的疏忽酿成大祸,被无限期停止医疗活动,甚至有可能遭到起诉。而作为新闻的中心人物,绯山本人自从被橘医生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会被起诉吗?还能顺利完成实习吗?如果真的不能再继续当医生怎么办,回老家吗?绯山努力忍住想哭的冲动,下意识地拨了林的号码,但却半天都无人接听;想重新再播的时候,又犹豫了起来。最后还是一个人度过了大概是人生中最漫长的夜晚。

好在野上直美最后还是选择撤诉。也许是想起了跟绯山之间相互信赖的羁绊;也许只是想起了当时虽然没有签署同意书,但绯山的确是得到了自己的同意才停止了呼吸器。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事情并未到此为止。绯山依旧要像在法庭上接受审判的犯人一样,等待医院宣布对自己的处理结果:延毕一年。

 

直到藤川离开,白石依旧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只好把还没写完的病历摊开,准备继续写下去。但这次连写病历也毫无帮助。一连写错了好几个地方之后,白石终于叹了口气,放下笔。

“在想什么?”

“在想绯……绯山医生!”条件反射般的回答到一半,白石终于看清眼前的人,马上跳了起来。

视角立刻从仰视变成俯视。白石突然意识到自己跟绯山的距离有点近。这样看过去,可以看清她隐藏在发线中耳钉的形状,和眉梢那颗淡淡的小痣。大概也发现了这一点,绯山移开视线,下意识地摸了摸小巧的耳朵。

“这个给你。”绯山说着摊开右手。白石疑惑地看过去,然后马上吓了一跳:那枚只有直升机出动时才会被使用的对讲机正静静躺在她手里。

“黑田医生要我转交给你。”绯山说着摇摇头,看上去很困惑,“真不明白为什么是你。”

 

在座位上坐好,戴上耳机,白石有一瞬间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全身的血液沸腾之后又冷却降到冰点,手心里聚起一层薄汗。感觉到黑田医生和冴岛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但却不知道应该先从哪里开始,唯一能想到的,只剩下一件事:如果坐在这里的是绯山医生,她会怎么做?

努力调整着呼吸,终于逐渐平静下来。在数千米的高空里,用力握紧了双拳。

幸运的是这次的病例并不困难,虽然难免手忙脚乱,但因为有黑田医生在旁边,多少感到安心之后,就发现平时的自己又慢慢回来了。回到翔北,结束手术,脱掉手术服之后,白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处寻找绯山。最后终于在病房一侧走廊的长椅上发现了目标。

从远处看,只能看见她的侧影;握着一罐自动售货机里买来的咖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夕阳的余晖洒在窗外的停机坪上,也把她整个人笼进淡淡的金色晕影里。

白石突然有点迟疑,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打破眼前沉默的画面。结果还没有想到答案,就被画里的人先发现了。

但这次她没有马上就离开。盯着白石看了几秒,绯山突然地微笑起来:

“很紧张吧?”

这差不多是第一次见到绯山医生笑起来的样子。白石在心里默数着,然后才意识到她在问自己坐上直升机的感觉。赶紧摇头:“还、还好。”

仿佛真有一夜春风忽然而至,眼前的人笑得愈发冰消雪融:“快去照一下镜子。”

白石只好莫名其妙地找到最近的洗手间。然后马上明白了绯山为什么会那么说。

虽然脱掉了手术服,但手术中要使用的帽子还好好地戴在自己头上。懊恼地一把揪下来捏在手里,稍微整理了一下竖起来的几根呆毛——匆匆再回到原地的时候,绯山已经不见了。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