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だったら

一直忍着没有发是因为怕发出来就泄气了

经常会这样

因为发出来就会经常看

每看一遍就会想我他妈这都是写了些啥

为什么美好的脑洞会被写成这个样子

所以。。。

现在名字有了

暂且先放第一章的完整没有修改版

将来写完再一起修改吧

肯定有很多bug

希望能够早日写完

应该不会太长哒

那么

也请大家积极发表意见(如果有的话

以上


1

实习医生白石惠来到翔北的第一天,就被各种各样的奇怪同事吓坏了。
虽然习惯性地故作镇定面不改色,但受到的冲击还是让她的内心起了不小的波澜。跟其他三位实习医见了面之后,那位名牌上写着藤川一男的眼镜男马上掏出手机要求跟大家交换联系方式。白石惠一边惊讶于对方的过分热情(和过分矮的身高)一边犹豫着去掏手机。结果立刻发现藤川的目标并不是自己;他在此之前就转向了旁边一脸高冷表情的蓝泽耕作,默默把蓝泽拉到一边,然后以自以为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跟蓝泽说着悄悄话。
但其实白石惠听得清清楚楚。
“拜托,等一下可不可以帮我要到那边那个护士的邮件地址?”
蓝泽不改高冷本色,面无表情地看了藤川一眼,轻轻把手臂从他手里抽回来,然后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藤川愣了一秒,马上跟了过去:“喂~等我一下!”
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自我介绍。如果不是借助身高优势偷瞄到了他的名牌,白石惠连蓝泽的名字也不知道。
结果最后只剩下一个看上去最正常的同事。此时此刻的白石惠非常庆幸她跟自己一样是位女性。染成棕色的长卷发绑在脑后,眉梢微微上挑,没有笑意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显得稍微有些执拗。不知道为什么,白石惠突然觉得,明明是一样的医师服,穿在她身上却比任何人都来的好看。
两个人目光交汇的瞬间,白石惠感觉对方的视线停顿了一秒。不过也许是错觉,因为她马上就垂下眼微微鞠躬:“你好,我叫绯山美帆子。”说着重新直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让白石惠连一句“你好”都来不及说出来,硬生生堵在胸口。她站在原地思考了三秒钟要不要追上去,最后决定去追的时候又发生了意外。一位身影非常熟悉的护士突然抱着一大堆病历出现在白石惠面前,用命令句对她说:“很闲吗?那就赶紧去抄、病、历。”
于是白石惠得到了一座病历山和实习以来的第一个任务。
大概是为了褒奖她的毫无怨言,护士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留在原地多说了两句话,使用的依旧是命令句。
白石惠听见她说:“好心奉劝你,最好不要惹绯山生气。”
带着疑惑去抄病历的白石惠做着自己熟悉的事情,心情终于渐渐平静下来。与此同时,也意识到了几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首先,让自己抄病历的护士跟藤川准备要邮件地址的是同一个人。为藤川静静默哀三分钟。
其次,这里的护士不但不使用敬语,居然还可以命令医生!而且自己还一点反抗都没有地答应了!果然实习医是医院食物链的最底层!
但她并不在意这些。抄病历的时候,一直在她脑袋里盘旋不去的,其实是那位护士桑最后的话。
——为什么不能惹绯山医生生气?

而且,绯山医生看上去并不像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呀。

白石想象着刚刚惊鸿一瞥看见的绯山医生的样子,感觉相当费解。那个名叫绯山美帆子、跟自己一样平平无奇的实习医,为什么在护士桑说来会变得那么可怕?

对绯山的好奇心并没有因为短短一句话而熄灭,反而适得其反地膨胀起来。抄病历的间隙,白石一直在思考问题的答案。

 

今天非常不凑巧。

以优异成绩从明邦医科大学毕业的白石惠,之所以放弃留在明邦医大附属医院实习的机会而执意来到翔北,原因只有一个。绝对不是因为飞行制服很帅气。也不是因为乘坐直升机的感觉好像蒲公英都开了。在听说翔北率先导入了直升机急救制度的当下,白石也作出了自己的决定。她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感觉:听到“直升机”和“急救”几个词组的时候,连半分犹豫都没有。

但从早上一直到现在,呼叫直升机的广播一次也没有响起来。虽然心里知道不可能每天都有登上直升机的机会,但白石依旧稍微有点失望。从办公室一侧的窗户望出去就可以看到巨大的停机坪,直升机的螺旋桨在角落投下深刻的阴影。白石开始在心里期待地想象它转动起来的样子。

不过对刚刚来到翔北的几个人而言,实习开始的第一天风平浪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除了不幸被选中抄病历的白石,其他三个人都不知去向。说起来也差不多到时间了吧。白石抬起头,活动了一下有点酸痛的手臂。

接下来是约定的参观急救中心的时间。还没有走到集合地点,白石已经远远地发现了蓝泽的身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指导医生黑田双手插在医师服的口袋里,有种明显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气场。白石加快脚步,走到蓝泽身边,才看见从另一侧的走廊冲过来的藤川:

“对、对不起,我迟到了。”一边平复呼吸一边道歉。

黑田医生显然没有放在心上:

“都到齐了吗?我们走吧。”

绯山医生还没有来呀。一瞬间白石几乎冲口而出这样的话。但身边的两个人都老老实实地点头,她只能努力控制自己。藤川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护士桑身上,蓝泽也许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所有人都到了。但连黑田医生都对绯山的欠席视若无睹,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力。

病房,手术室,餐厅,更衣室,一路上白石都在努力掩饰自己的心不在焉。以至于最后连黑田医生说的“今天就到此为止”都没有听见,在其他两个人躬身道别的时候依旧突兀地站在原地。

结果直到一天结束都没有再见到绯山。脑袋里的问题还没有找到答案,又多了无数新问题。如果当时直接问黑田医生就好了。白石开始无比后悔起自己的犹豫。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