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5日

岛崎跟在板野身后进了门。
大岛提前打包了要带走的东西,地上凌乱地堆着几个大纸箱,室内只剩下当初租房时候附带的家具,一张矮几上摆着一台旧电视,除此之外空空荡荡,显得有些冷清。板野粗略地环视了一周:“只有这些吗?”有点没信心地问。
大岛点点头,挤出苍白的笑容。
“那开始吧。”板野说着俯身去搬箱子,但大概因为太小只力气不够,一下子没有抱起来。岛崎回过神来上前帮忙。弯下腰的瞬间,感觉这个动作有些似曾相识,脑袋里浮现出许多场景,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大概刚刚的梦还没醒,现在只是在梦游而已吧。跟板野两个人努力把箱子抬到车上,岛崎茫然地回头看了一眼,只看见大岛面无表情又毫无生气的脸。
大岛的东西不能算多,甚至可以说很少,小货车的空间绰绰有余,两个人搬了片刻就结束了战斗。最后还剩一个尚未封口的纸箱留在原地十分显眼。“这也要搬吗?”一边不确定地询问,岛崎看着装到半满的纸箱,里面似乎都是杂物,书报杂志,相框,玩偶,唱片,以及各种零碎的小东西。真不愧是女孩子啊,全都有天生的收集癖。刚刚的那种既视感又回来了,当初自己也是这样把关于森的一切全部装箱然后丢掉的吧?面对着眼前一点都不像前辈的前辈,岛崎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这些要送去垃圾回收,我来就可以了”
声音听上去也过于轻忽,岛崎惊讶于她的虚弱时,身边的板野也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大岛,然后无言地点点头。

虽然不需要再去医院,但也没有办法重新振作精神,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休息两个月之后,大岛向公司提交了辞职申请。上司虽然一脸惋惜的表情,但也没有说多余的挽留的话。大岛脑袋放空,一路发着呆回到家。
辞职之前查了信用卡的余额,一直以来的存款居然有几百万,就算不工作,也可以支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钱用光之后该怎么办?大岛不想考虑这样的问题。跟这个世界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了,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孤独,与此同时却对人群感到畏惧,只想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家的时候会稍微安心一点,但很快也会被沉寂的空气吞没。必须找点事情做,却又觉得无所适从。最后还是重新翻开了自己的日记。
只在不知道小嶋存在的时候看过一次的那些文字,第二次看已经不像开始时那么陌生。写了很多本,大岛从头开始看,最初只是普通的生活记录,那个时候还没有遇到小嶋,发生的大部分事情也还留在她的记忆中。虽然偶尔也有好笑的地方,但总体而言一直到大学入学前都非常平淡。再翻开下一页,大岛第一眼就看到了小嶋阳菜的名字。
仅凭直觉就可以知道,往后的内容全部都跟小嶋有关。爱上一个人根本不需要什么时间,大岛看着相册里小嶋的样子,脑袋里浮现的是这样的想法。
今天偷偷牵手的时候阳菜没有挣脱,今天装成大叔的样子强吻的时候阳菜没有躲,诸如此类,真是做了相当多的傻事啊。大岛努力想象那个时候小嶋的样子,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很容易地描绘出她害羞的表情。但却再也记不起她的声音,说过的话,一起做过的所有事。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找回那些回忆:不眠不休地把日记全部看完之后,大岛开始从一切可能的事物上寻找小嶋的痕迹。
像个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名侦探一样,把家里的东西全部翻过一遍,仿佛着迷一般,只有在有新发现的时候才能深切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为了找回更完整的小嶋,这样一来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某天忙碌的间隙里,大岛心血来潮查看了手机音乐库的播放记录,结果发现最常播放的是某个未命名的录音文件。点开试听,音频只有两秒钟,一直无限循环的是小嶋的声音,不断在叫“小优”。就这样听着,大岛一动不动地靠在沙发上,一直到手机power off才回过神来。感觉到脸上的凉意,知道自己终于久违地哭了。
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命运未免太好笑。明明已经不记得关于小嶋的任何事,却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为什么这么讨厌,明明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却像依旧还在身边一样,像无处不在的空气一样。

大岛把早就写好的地址递给板野,连同一把钥匙。“有点远,拜托了。”
“优子不一起吗?”
“我还要再给这些东西分一下类。”大岛指指剩下的纸箱。
“那等一下再来接优子。”作为理由有点牵强,但板野没有再多说什么,径直转身往外走。岛崎愣了愣,迅速跟上去,出了门才发现板野已经发动了车子。
“你回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在引擎的轰鸣中,板野提高了音量,“帮我看着优子。”语气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来不及说出一句话的岛崎,呆呆地望着小货车绝尘而去。
跟大岛是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虽然不讨厌,但面对他人时只会盐对应的自己,该怎样度过接下来漫长的时间呢。一边苦恼着一边走回去,发现大岛已经缩在了沙发上。抬头看见岛崎,并没有什么吃惊的表情,只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也坐下。
岛崎才看清她手里捏着一盘录影带。不愧是前辈,马上就想到了最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岛崎自作主张地打开电视。

关于阳菜的所有东西里,唯独这个没有看过。上面贴着标签,日期是一年前的诞生日。预料到了它的内容,所以没有打开。
不想面对从前的自己。不想看见那么鲜明直接的记录,看见以前动态的元气满满的自己。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了,还要被迫成为可望而不可即的过去的观众,这样一来,会更加痛恨现在吧。实在有些残忍。
但在终于下定决心不再依靠阳菜而活着的那一刻,也发现终究还是不想告别。本来决定一个人看完,虽然多了一个观众,但也无所谓了。
大岛按下播放键。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