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文明读者

22

“也替我跟平沢道个歉吧。”东堂最后这么说。
但夏実却再也没有见到平沢。
就像她的出现一样突然,平沢又一次消失了。但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历,夏実也并不觉得特别惊讶,只是装作不在意地问了一下中西老师。
“平沢老师啊,本来就是临时代课,昨天突然请了假,好像是因为美国的朋友去世了。”
夏実立刻想起了那个总是一脸轻浮笑容的男生。
回美国了吗?她轻轻叹了口气。

北见纯一死了。
跑到巴勒斯坦边境的时候,卷入了当地的武装冲突,据说死的时候还紧紧握着相机。报社的消息只有这么短短的数行。
“纱枝,这次活着回来的话就嫁给我吧!”每次出发的时候北见都会这么说。平沢当然从来没有当真过,大部分时候直接忽略他的问题,偶尔也会反问:“那如果不小心死在那里呢?”
北见通常会皱起眉头,一脸无辜的表情:“那就要拜托纱枝帮我收尸了。不用麻烦,骨灰带回日本就好了~死的时候,果然还是希望回到故国啊。”
如此一语成谶。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之后,平沢毫不停留地赶回了报社,多年来亦师亦友的那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张放大的遗像和一小坛骨灰。她领回北见的相机,奇迹般地毫无损伤,胶片无声地记录着他生前最后的记忆,如同一首轻描淡写的诗歌。
初次见面的时候,平沢从来没有想过北见会跟“死”这个字眼连在一起。毕竟总是满世界跑来跑去的他永远挂着玩世不恭的表情,似乎毫无烦恼,没有任何阴影,死神大概也会避开这样的人吧?但接到报社通知的时候,又觉得合情合理。那个家伙总是无法安定下来,哪里危险就去哪里,跟身在战场的许多人比起来,已经算非常幸运了。
刚到纽约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工作起来其实不算顺利。但平沢一直咬牙坚持着——大概也正因如此,半年后得到作为战地记者去伊拉克的机会,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在那里见到了轮番上演的战争,每天都在发生的死亡,人们怀疑一切的眼神。战场上没有无辜者,所有人都无法幸免地主动或被动地被卷入这场风暴。置身其中的平沢用自己的镜头记录这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她拍摄老人,孤儿,失去儿女的父母,军官,俘虏,硝烟散去的战场,冒着烟的枪口,变成废墟的城市,直升机,坦克,缠着绷带表情痛苦的士兵。与此同时,无可救药地想念着上村夏実。
整整半年时间里,平沢都努力让自己不要想起夏実。来到纽约之后,立刻失去了跟夏実的联系,越洋电话永远转接到语音信箱,发到邮箱的邮件全部石沉大海。出发去伊拉克的前夕,最后抱着一线希望尝试着联络东堂,却被对方委婉地告知夏実不愿意让新的联系方式被太多人知道。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平沢心无杂念一丝不苟地完成了打包行李交接工作的各种琐事。
战争的残忍却远远超出她的想象。强迫自己变得坚强起来的同时,内核却变得越发脆弱,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夏実的样子。这样的不专心给她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她在执行拍摄任务的时候被流弹击中,幸运的是子弹偏离了心脏,嵌入左肩。以为自己即将死去的一瞬间,只想回到刚刚遇到上村夏実的那天。
一个人即便再强大,也总有些时候需要依靠。上村夏実跟其他人不同,她让她想要依靠。在抢救中苏醒的平沢终于明白过来:爱不是返礼,不是报答,而是互相亏欠。

直到回到日本,平沢才突然发现,认识这么久,居然完全不知道北见的出身。只好把他的骨灰带回北海道,埋在年年盛放如雪的花水木下。
“便宜你了。”最后拍了拍那个小坛子。
同时还得知了另外一个重磅消息:平沢的妈妈,平沢良子女士,在女儿终于回家的当天带着难得的羞涩表情宣布:自己要结婚了。至于结婚对象,当然是邻居那位大叔。
据平沢良子说,宣布结婚的原因是因为看到女儿终于长大成人倍感欣慰,高兴的同时感觉做妈妈的也不能落后,于是决定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但平沢怀疑她只是顺便通知自己,如果自己不回家,绝对会先斩后奏地只在电话里像闲聊一样说起结婚的消息。但无论如何,她还是为妈妈感到开心,同时决定暂且留下来当电灯泡参加婚礼。
婚礼当天非常热闹,在来往的人群里,平沢久违地见到了木内康平。但康平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已为人夫的他一手挽着已经改姓木内的渡辺,两个人侧着头交谈,不时露出了然的笑意。平沢从他身边经过,朝远处走去。

樱花又开了。走近学校门口的时候,几片花瓣落在夏実眼前。
“上村老师好!”耳畔不时传来学生打招呼的声音,间以断断续续的交谈,“马上就是建校五十周年了,这次的学园祭会特别盛大吧?”
“对啊,好期待!你们班准备了什么摊位?”
“……”
礼貌地冲学生们微笑,夏実脚步不停地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才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讨论,果然话题也离不开学园祭。
从昨天起夏実就听说了传言:作为建校五十周年的纪念,学校决定拍摄一部纪录片。各位老师同学都会入镜,当然也包括各种社团。会怎样拍摄篮球社呢?夏実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又立刻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中。
终于推开门,室内的声音瞬间放大,大家纷纷抬起头,是似曾相识的场景。
平沢抱着椅背坐在那里,一手举着相机,看到夏実的瞬间有点发愣。对视了几秒终于回过神来,冲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夏実老师好。我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実突然觉得她的笑有点像某种大型犬类,让人很想伸手摸摸头。
“啊,欢迎回来。”若无其事的点点头。背过身的一瞬间,终于忍不住也无声地微笑起来。
欢迎回来。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end






评论
热度(1)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