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文明读者

21

某个秋日的清晨,东京市区的出租车司机山田接待了一位奇怪的乘客。他对她的样子至今记忆犹新:那是位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性,裹着一件纯黑色大衣,山田从后视镜偷偷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脸,意外地很美。只是也很不开心。那天早上的那位女性乘客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不开心的气场,尽管她一上车就用温柔的声线跟山田道了早安,然后说:“去铫子。去犬吠埼。”
山田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犬吠埼位于千叶县,距东京有不短的一段距离,一路开到那里的话,至少也要几万日元。眼下并非连终电都停开的深夜,要去千叶的话,无论怎么看电车都是更好的选择。就算赶时间,也可以乘坐特急列车。山田默默看了一眼乘客的口袋,可惜外套size太大,看不出是不是带了钱包。他好心地提醒她:“真的不用送您去东京站吗?要直接去犬吠埼吗?”
乘客沉默地点点头。山田不再犹豫,踩下油门。

山田当然知道犬吠埼。那里被深邃辽远的太平洋包围,沐浴着温暖湿润的海风,几乎可以算作日本的最东面。在突出于海面的岬角上,矗立着一座白色的灯塔,每天清晨都迎接着整个本州最早的一缕阳光。正因如此,每天都有许多游客赶到那里等待海上日出的盛景。难道这位乘客也是其中之一吗?所以才这么赶时间?但对于观看日出来说又未免太晚了,天早就亮了。山田百思不得其解,又不敢跟乘客搭话,只好闷头开车。
途中乘客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然后连续震动了好几次。“差不多该提醒她接电话了吧。”后视镜里女生低着头,就算是睡着了,这么一直响下去也该醒了。山田还在犹豫,车厢里突然响起关机的提示音。乘客桑依旧若无其事地靠在椅背上。
出租车一路沉默着驶入千叶境内,大概是心理作用,虽然离海还有一段距离,山田却感觉自己已经能嗅到空气中来自太平洋的独一无二的咸腥气息,让人精神也为之一振。渐渐耳畔也传来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的声音,不断地退却,然后裹挟着更高的浪头涌上来。几乎与此同时,蓝到闪烁着青色光芒的大海和泛着白色浮沫的浪花进入了视线。
犬吠埼到了。
山田把车停在路边,乘客也已经从大衣口袋掏出了钱包,抽出几张福泽谕吉递过来,然后拉开车门下了车。
“诶?”山田猛然反应过来,匆匆翻出一堆零钱追出去,好在乘客并未走远,只是站在路旁,呆呆地望着远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那座著名的灯塔,因为是白天,灯还没有亮起来,只有巨大的塔身在海岸上投下长长的影子。
“啊,不好意思,您的找零。”
“谢谢。”乘客对他露出了迄今为止的第一个微笑,给了山田莫大的鼓舞。他忍不住继续跟她攀谈:“从近处看灯塔,真漂亮啊。”
仿佛触动了什么开关一样,前一秒钟还在微笑着的乘客桑眼睛迅速蒙上一层水汽。短短一瞬之间,女生已经无声无息泪流满面。纸巾手绢之类全部都忘在车里的山田手足无措,支支吾吾了半晌,最终落荒而逃。
直到回到东京,他依旧在为自己的逃跑而后悔。那位乘客最好不要是去自杀。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老天啊,请让那个女孩子得到幸福。

自己大概吓到那个司机了。看着他大惊失色地后退几步然后消失在远处,夏実这么想。脸上有些痒,大概有昆虫在飞,挥手驱赶擦过脸颊的时候,感觉到了湿热的温度。原来并没有什么昆虫,只是自己在哭。却不知为何停不下来。
平沢预定乘坐今天下午三点钟的航班飞往纽约,此刻大概正在前往成田空港的路上。世界上有那么多灯塔,她却只想去看大洋彼岸的那座。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留下来的她,从一开始就没有计划爱上什么人的她,自己的出现对她而言,只能算是意外吧。夏実迷迷糊糊地想。她比平沢更熟悉美国,人生的前十几年都在那里度过,如果平沢邀请她一起去纽约,也许她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但平沢没有那么做,没有考虑她的提议,却愿意接受北见的帮助。犬吠埼灯塔的白色塔身就在眼前,周围有三三两两的游客,潮水一波一波摔碎在海岸上,淹没了四下所有的声音。

东堂到达机场的时候,三点钟飞往纽约的航班刚刚放送完第一遍登机广播。她花了一点时间,走过行李托运处和服务台,终于找到夏実说的那个登机口。乘客们已经秩序井然地排起了长队,东堂毫不费力就发现了突兀地站在一边的平沢。拉着20寸的小箱子,手长脚长的身形放大了存在感,跟周围的热闹比起来显得愈发格格不入。
几乎同一时间,平沢也看见了她。两个人目光交汇的瞬间,东堂清楚地感觉到平沢视线的焦点并未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拐了个弯,去了更远的地方。但那也只是发生在瞬间的事,平沢抿着嘴,恍若无事地低下头。
东堂想,自己还是不要给她太多希望。她开门见山地对平沢说:“夏実今天不来了。”
“哦,是吗。”平沢淡淡地回应。
“嗯,所以我代替她来送你。到了纽约也要好好加油啊——不过这个不用我说吧。”
平沢欲言又止地点点头。大厅里响起最后一次登机的广播。
“那,再见了。”东堂对她挥手,“保重。”
她转身想要离开,却被突发事件阻止了。一直沉默着的平沢突然抓住了她的袖口。回过身,看见的是跟刚才完全不一样的焦急表情。
“我有些话想亲自对夏実说…如果她来的话。拜托、拜托你转告她。”平沢紧紧咬牙,“我会回来的。这次我一定会回来。请她稍微给我一点时间,等我一下…不,这些都不要…请你告诉夏実,我爱她。”

回东京的路上,平沢的话依旧在东堂脑海里挥之不去。电车平稳地行驶,思绪也随之蔓延。
昨天晚上接到夏実电话的时候,有那么片刻感觉非常意外。从什么时候起夏実变得无暇主动联系自己了?一边思索这个问题,一边到达了跟夏実约好的地点,然后听到了让人震惊、却也感觉合情合理的故事。
夏実在跟平沢交往。虽然猜到了夏実大概是有喜欢的人,但却没有想到是平沢。是啊,是平沢。为什么夏実竟然会喜欢上女生?而身为亲友的自己,却在这么久之后才得知这个消息。
东堂生平第一次地不想答应夏実的请求。至于原因,大概是一直以来都埋藏在心里、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的隐秘的爱意。甚至勉强自己交了男友;但柏木提出分手的时候,其实只觉得是种解脱。
东堂在车站找到了等在那里的夏実。吹了一天海风的她坐在长椅上,不时地揉搓双手取暖,但在看到东堂的瞬间,还是马上就跳了起来。东堂对她挤出一个微笑:“我回来了。”
夏実望着她,没有说话,但东堂已经明白了她想问的问题。“这里太冷,我们边走边说吧。”这样提议着,然后假装不在意地拉住夏実的手。眼睛注视着前方,缓缓开口。
“平沢拜托我转告你:祝你幸福。”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