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猫

优菜麻里敦

接到篠田电话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十分,阳菜还在睡,大岛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抱着手机蹿到阳台上。光污染严重的都市看不见星星,只有橘红色的柔和月光。另一边的人声音低沉喑哑,大岛瞬间产生错觉,以为嗅到了淡淡的烟草气息,于是一边摇头一边深吸了一口沁着凉意的空气。
篠田麻里子的猫死了,在前田消失的第五天。
大岛见过那只叫paco的猫,当然是在篠田家里。那是一只普通的黄白花小猫,在被篠田领养之前有不短的一段流浪史,前田把它捡回了家,就像篠田把前田捡回家一样。大概因为流浪过的缘故,paco酱有普通家猫没有的温顺,非常黏人,喜欢蹭在前田怀里被她抚摸后颈,然后发出满足的呼噜声。当然也试图蹭过篠田,不过每次都被篠田毫不留情地丢出去,于是逐渐长了记性。来到篠田家之后paco的猫生到达巅峰,因为每次前田吃饭的时候都会帮它也准备猫粮,这样一来很快被喂得肥肥扁扁,看不出丝毫流浪猫的影子。paco黏人又乖巧的性格也非常讨阳菜喜欢,可是大岛却对猫毛过敏,最后折衷之下,就有了现在家里的兔子hip君。
就是这样的paco酱,今天独自溜到了前田在家时从来不许它去的阳台上,刚好篠田又根本没有养成随手关好阳台门的习惯。肥猫paco估算好了距离却忘了自己的体重,从高层公寓顶楼一直坠落到地面。篠田发现它的时候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送到宠物医院,X光片显示脊椎断裂,内脏也有出血,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抢救的必要。拒绝了安乐死的建议,篠田重新抱着它回家。凌晨两点,paco酱停止了呼吸,变成冰冷的尸体。
大岛说:“paco被捡回来也有三年了吧?当初那么瘦,啧。也养成了威风的大猫。下半辈子遇到你也算幸运了。”
篠田说:无路赛。
大岛说:“流浪猫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也知道。跟狗掐,跟其他的流浪猫掐,跟莫名其妙的人类掐。paco肯定很知足了。”
篠田说:雾索。
大岛说:“要是它还流浪着说不定早就被做成了猫肉火锅。”
篠田说:“要是它还流浪着说不定现在还活着。”
大岛词穷。大岛无言以对。
大岛恼羞成怒:“反正阿酱不在你自己一个人也根本养不了猫。”
篠田沉默。大岛仿佛听到一声叹息。
篠田说:“我答应阿酱好好照顾paco。”

大岛当然也见过昵称阿酱的前田。
身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服装设计师,篠田为人与其设计的华丽风格迥异,一直以来都相当低调。站在时尚界顶点的人当然少不了各路媒体的采访邀约,但篠田向来鲜少接受,几乎不在大众的视线中出现。因此在设计天才之外又多了一圈神秘光环。也只有几个朋友,比如大岛,知道篠田其实是个无可救药的大龄儿童。
当然也有很多人试图投入篠田门下,成为她的学生或者助理。不得不出现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粉丝围住,老师老师地叫着,希望自己被头彩砸中。但无论是学生还是助理篠田都不需要,大岛从来没有见过她身边出现过任何人,除了前田。
前田也属于那群人中的一个,她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篠田公寓的地址,但因为健全的安保措施无法进入,即便当时还是冬天,也只能瑟缩着守在门口。确实跟paco有些像,后来篠田这么说。
以前并非没有这种人出现过,篠田也从来不会因为这样就同情心泛滥。但也许前田看起来实在太可怜,也许她真的有天赋,也许只因为篠田那天心情比较好,看到那个小猫一样缩在墙角的女生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自己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地把她捡回了家。
大岛见到前田的时候她正在厨房和客厅之间忙碌地穿梭,终于解下围裙端上篠田最爱的咖喱之后自己也偷吃了一颗小番茄,注意到大岛的目光然后不好意思地皱起鼻头嘿嘿嘿地笑起来。
阿酱做的饭很好吃哦,篠田在旁边炫耀,名言是做饭和吃饭有同等的快乐。前田笑得愈发开心,连眼睛都弯成月牙的形状。
那女生无邪气的笑容跟她的人一样,有一种迷人的天真。重点是,她长得一点都不像麻衣。大岛有点放心,又有点担心地也冲前田笑了笑。

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篠田麻里子曾经的、也是唯一的恋人,名叫大岛麻衣。与此同时,她也是大岛优子的姐姐。
天才设计师在对待感情的问题上意外地认真。篠田麻里子对大岛麻衣一见钟情。然而在跟篠田交往刚满两周年的当天,麻衣没有半点预兆地选择分手,然后迅速跟某位不知名男士迈入婚姻的殿堂。当然篠田的原话是“婚姻的坟墓”。个中缘由大岛一直都没有搞清楚,篠田本人对此也讳莫如深,连醉酒哭诉的时候都没有透露半句。好奇心驱使大岛私下偷偷问自己的姐姐。麻衣回答说:篠田这个人,应该也算是艺术家,在远处仰望的时候谁都会被她吸引。她敏锐纤细,洞察丰富,才华横溢,又有一颗纯净的赤子之心,就像遥远的发着光的星辰。但也正因如此,她比谁都像长不大的孩子,明明已经成年却还极度情绪化,感情永远多于理智。接触多了就会发现她任性,阴暗,神经质,歇斯底里的一面。简直是完美的情人,给人留下的全都是最难忘的记忆,是那种让人想要不顾一切地爱过之后,再去找一个普通人平凡地过完一生的人。
大岛终于明白过来:篠田就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典型。

天才总会在别的地方有些弱点,大岛认为篠田的弱点一定是接近于零的情商。虽然篠田跟普通人对待失恋的态度没什么差别:首先失魂落魄颓废度日,缅怀过去借酒消愁;然后疯狂工作转移注意力,同时把能骚扰的朋友全都骚扰一遍;发现这些全部都不管用之后,终于开始积极地寻找下一段恋情。但普通人的失恋通常在下一段恋情开始时就结束了,篠田的失恋却一直持续,或者说,篠田根本不愿意再尝试下一段恋情。她开始频繁地带各种女性回家,就像那位每天都要娶一位王后的古阿拉伯国王,反正篠田最不缺的就是排队等着接近她的脑残粉,一张脸也足以骗过万千无知少女。大岛有幸见过几次,并且惊悚地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某些地方像自己的姐姐。跟天才恋爱,果然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前田的到来并未改变这种状况,也许在麻里子眼里她真的只是一时兴起收养的宠物,唯一的区别是她可以说话,可以做饭,可以省掉请钟点工的麻烦。因此也间接导致篠田骚扰大岛的次数少了很多,大岛对此相当感激,并试图为那个善良的女孩子做点什么,免得她因为偶像混乱的私生活留下阴影,于是对篠田说:差不多可以忘掉我姐姐了吧?
篠田说:什么?
大岛说:就是继续寻找真爱呀就像我和娘娘一样,人生美好世界和平最后达到宇宙的大和谐,对了我看你家那只就不错。
篠田说:你说大的小的?
顿了顿又说:为什么要寻找真爱,姐谁也不爱。
只能帮到这里了。大岛耸耸肩。

前田消失后半个月,篠田终于还是又抱了一只小猫回家,跟paco酱小时候很像,一样的黄白花。大岛看过照片,看不出区别,篠田纠正说paco的耳朵要更尖一点。大岛依旧看不出区别。
篠田没有给它取名字,只是猫来猫去地叫。 与此同时,大岛的手机又开始天天午夜凶铃。
猫为什么不吃猫粮?怎样才能训练猫乖乖上厕所?猫不肯洗澡?猫把地毯沙发床单全部挠破了?……
“我也不知道你家猫为什么有床不睡非要赖在你的键盘上,”大岛打了个呵欠,“我只知道我要神经衰弱了。”
篠田傲娇地挂了电话。但大岛知道它明天一定还会响起来。
大岛泪流满面:阿酱快回来。
但大岛也觉得前田就算离开也是正常的,毕竟没有几个人受得了篠田的生活方式。跟麻衣在一起的篠田三观尚算端正,就已经让人无法忍受,突然被甩大概也会造成人格扭曲。只是她一直以为那个女孩子坚持的时间会久一点……久一点,长一点,足够长的话,一生就这样过去了也说不定。
前田消失的当天,篠田抱着paco酱久违地出现在大岛面前,表情相当不冷静,“走之前还跟我说,麻里子,我想出去走走,你看好paco。结果一下子走远了!晚上没人做饭我才反应过来,检查衣柜,发现衣服也全部不见了。养了三年!说走就走了!猫还比较有感情!”
paco趴在她怀里,仿佛要印证主人的话一般,适时地吧嗒吧嗒舔了舔她的手。
大岛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跟paco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终于陪着笑把篠田送走了。

当初就不该说她一个人养不了猫,看着再次站在门前的篠田,大岛后悔万分。
此刻篠田抱着的是那只没有名字的小猫,她拎着它的后颈,往大岛的方向一扔,小猫四只爪子迅速贴在大岛腿上,树袋熊一样。躲闪不及的大岛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篠田说:“我要出国,帮我养两天。”
大岛一边打喷嚏一边眼泪汪汪地看着她。篠田不为所动。直到睡眼惺忪的阳菜从房间里出来把猫从大岛身上揪下来,她才抚着胸口长叹了一口气:“得救了。娘娘~”
阳菜把猫举到面前,大岛偷袭失败,默默回血。
大岛转向篠田:“麻里子你要去哪里?”
篠田说:“巴黎。”
大岛说:“去巴黎干神马。”
篠田露出神秘的微笑:“你知道阿酱有个推特吗?”说着掏出手机。
照片是前田和一位外国人的合影,从衣着可以看出是位大厨。室内光线柔和,背景是错落有致的桌椅。看不出什么端倪,大岛头上冒出大大的问号。
篠田指着大厨制服胸口的图案:“这是巴黎最有名的米其林餐厅的标志。”

后来大岛买了个大笼子,把小猫放进去。好在它还小,在笼子里跳上跳下好像也很开心。大岛偶尔也会忍着喷嚏逗它两下,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希望篠田赶紧回来。
但根据阿酱的推特显示,两个人的美食之旅仅仅是刚开了个头而已,归途似乎遥遥无期。不过也对,你永远不知道世界上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有会飞的猫,会跑的鱼,会驯服主人的宠物。阳菜又在沙发上睡着了,大岛突然觉得自家恋人也像一只猫,世界上唯一一只不会让她过敏的猫,有柔软的长发,漂亮的眼睛,好听的声音,让人心甘情愿被她驯服的猫。
“小优,脸红了哟。”
发呆的时候阳菜醒了,说出这样的话。大岛满足地发出大叔般的笑声。阳菜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笨蛋小优每天都被篠田吵醒,以为阳菜不知道。忍无可忍地把前田的推特地址告诉了篠田,世界终于安静了,虽然家里多了只猫。
假装没有看到那位大叔偷偷靠过来的小动作,阳菜勾起嘴角,重新闭上眼睛。


end


BGM:(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HR了起来

评论
热度(1)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