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文明读者

15

将近四月樱花满开的时节,夏実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电话是柏木打来的,吞吞吐吐地问她周末要不要一起去上野公园赏樱,说曾经听东堂说过她非常喜欢樱花。
夏実其实没有太多赏樱的心情,想到上野公园人山人海的样子,又想到看到樱花的自己难免也会触景生情地想起平沢纱枝,就算再喜欢也难免犹豫。但遗憾的是她似乎天生就没有太多拒绝人的因子,柏木又意外地相当坚持。她的行程东堂知道得一清二楚,找借口拒绝的话未免太说不过去。
“好的。需要我跟さやか准备什么吗?”
“呃……这件事,还是暂且先不要告诉さやか吧。”
“为什么?”夏実觉得奇怪,“啊我知道了,是要给她个惊喜之类的吗?”
柏木有点尴尬地呵呵笑了两声。“不是…是我自己有点事,想跟夏実商量。请对さやか保密,拜托了。”
夏実的直觉告诉她那不是什么好事。但听柏木的语气,大概事关亲友的终身幸福。无论如何,已经答应的事不能反悔。反正离周末还有好几天呢,说不定到时候有什么突发事件,就可以冠冕堂皇地不用去了。
夏実带着点恶作剧的心理这么想。

事实证明天不遂人愿这句话很有道理。一直到跟柏木约定的前一天晚上,她都过得十分平淡,不要说突发事件,大概连翘课的时候老师突然点名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出现。柏木又打电话来跟她确认时间和行程,皱眉敷衍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后,夏実马上用力叹了口气。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先按照柏木说的,不要告诉さやか。但这种烦恼的事情一旦袭上心头就不容易打消,想找个什么人倾诉的愿望迅速膨胀起来。
她几乎是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平沢纱枝。
在没有联系的这些日子里,夏実依旧不时想起平沢纱枝。偶尔还会旁敲侧击地透过东堂询问她的近况,但因为伪装的技术太拙劣,每次都被亲友毫不留情地吐槽。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东堂还对她说了这样的话:
“这么想知道她的情况,传邮件打电话或者直接去见她不就好了吗?跟你比起来,我跟她的交集也没有多到哪里去啊。”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上次去找她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夏実默默在心里回答东堂。
那一天的画面依旧残留在她脑海里。虽然是个温和的吻,对夏実而言却相当具有冲击性。她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忘掉小渔夫的样子,又花了很长时间才努力克制住在脑内把小渔夫想象成自己的冲动。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徒劳。回过神来的时候,夏実发现自己正走在通往平沢家的路上。

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愿望出现了一点偏差。那天确实有意外发生,却并不是发生在她的身上。就在她到达小屋的前一秒,房间里的平沢刚刚挂断一通来自北海道的电话。
夏実站在门外,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结果还没来得及下定决心,门就像有感应功能一样自动打开了。
“……”
“……”
错愕的夏実和平沢大眼瞪小眼了一会,但夏実马上就发现不对。她看到的是平沢悲伤的样子。对面的人抿着嘴角,眼里似有泪光。
你怎么了?她想这么问。但平沢却没有给她提问的机会。她用迄今为止最亲密的姿态拥抱了夏実,眼泪终于找到了出口,一点一点打湿了她搁在夏実肩膀上的手背。
“康平君跟我分手了。”
满腹委屈不甘遗憾后悔,还有一点点心酸。面对着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上村夏実,平沢几乎是本能地用撒娇的方式寻求安慰。下巴轻轻蹭着夏実的侧脸和后颈,感觉对方僵在自己背上的手悄然收紧。上村夏実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强忍着平沢的呼吸激起的温软痕痒,一动也不敢动。
一直到平沢的吻落下来之前都是如此。

这样不对,夏実迷迷糊糊地想。并不是因为接吻的对象是女生;身为归国子女,夏実在这种事情上的接受度一向很高。也许因为对方是刚刚跟男朋友分手的平沢,而对这一点心知肚明的她却根本不想抗拒这个吻。
最初只是轻轻的试探,但平沢马上就不满足于仅仅停留在表面。顺手带上门,夏実退无可退,被她抵在门上,十指相扣举过头顶。平沢的嘴唇是意料之中又意想不到的柔软,如羽毛从心脏上拂过,她几乎能听见那底下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也因此沉陷其中,直到快要缺氧才回过神来。
夏実由衷地感到庆幸:现在是晚上,而小屋里只亮着台灯,平沢大概看不清她的样子。她自己却能感受到脸颊发烫的温度。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呼吸急促得像刚跑完长跑,语句几不成行,断断续续:“太晚了,我、我、我要回去了。”
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平沢纱枝,偏偏那人即便在昏黄的光线中眸子也闪着灼灼的光,简直像自带了主角光环一样望着她。当下想的只有逃离,尽管几秒钟之前两个人还吻得难舍难分。
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平沢一点反应都没有。夏実被她看的有点心虚,转身就想推门,才碰到把手就被平沢从背后抱住了。她借着身高优势把小小一只的夏実整个揽进怀里,重新靠在她肩头小动物一样蹭呀蹭,片刻就有声音闷闷地从夏実发间传出来:
“不要走。なつみ,我喜欢你,不要走。”

上村夏実毫无悬念地缴械投降。
跟平沢两个人挤在那张小小的床上,她有些记不清当天晚上是如何入睡。只记得第二天被柏木的电话吵醒的时候,她跟平沢彼此对望,看到的都是对方眼睛里顶着巨大熊猫眼的自己。平沢一脸无辜又期待的表情看着她,而夏実也根本不想就这样挣扎着去什么上野公园看樱花。她在电话里对柏木随便编了个理由,又说了一大堆对不起。然后果断关了机。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