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assé-13

圣诞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夏実都刻意避开平沢。
也是在那时她跟柏木逐渐熟悉起来。
作为称职的亲友,东堂没有对她的行为发表什么评论,只是一如既往地陪在她身边,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这次多了甩不掉的柏木修二。
在夏実看来,东堂和柏木的感情已经相当稳定,到了就算有自己这个电灯泡在旁边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的程度。“结婚的时候绝对要请我当伴娘。好想看看さやか穿婚纱的样子。”一脸憧憬地这么说,结果被东堂吐槽:“就这么确定我会比你先结婚?你才是脸上写着希望毕业之后马上结婚然后专心做家庭主妇相夫教子的那种人好不好……”
柏木就在旁边傻傻地附和着微笑。偶尔也会想起自己是怎样认识了东堂,怎样面对她难以拒绝的告白同意两个人在一起;东堂从头到尾都表现得积极又强势,他需要做的只是顺从她的步调,跟在她身后往前走。温和过头的柏木向来不是什么有主见的人,这种相处模式对他而言并不讨厌。
大概将来也会在东堂的提议下订婚,结婚,再过几年也许就有了自己的孩子——一眼望得到头,但又完全无法想象的人生。如果上村夏実不出现的话。
如果上村夏実不出现的话,他想。大概自己还会再爱上东堂以外的什么人,但却不会再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心。
他头一次真心地感谢起带给自己这一场相遇的东堂。

冬天很快过去。
平沢也有点不清楚该如何定义自己跟夏実的关系。
不像跟小渔夫一样可以简单地用男朋友来形容,上村夏実对她而言是个特殊的存在。接近她纯属一时兴起,平沢甚至仔细地考虑过该在什么时候暴露出哪一部分的自己才能拉近跟夏実的距离;但很快她就发现上村夏実是如此不设防,以至于根本不需要表现得像想象中一样小心翼翼。越跟夏実相处,越让她的负罪感在暗地里逐渐加深。绝对不是朋友,平沢的人缘还没有差到需要费尽心思跟别人做朋友的地步。
还剩下另外的选项:也许有那么点接近喜欢。
但喜欢总是需要理由的吧,平沢在心里自问自答。就像她跟木内康平一样。 从初次见面开始,木内似乎就一直在她遇到问题时出现。突然停驶的电车,怎么都赶不上的考试,笨手笨脚酿成的车祸,给了别人的大学推荐资格。向来不愿意麻烦别人的平沢被迫一次一次接受木内的好意。
一而再再而三的偶然像雪球越滚越大,再也没有偿还的机会。两个人站在灯塔上眺望大海,高处连风都格外冷,不自觉地依偎在一起,木内突然俯身吻过来的时候,平沢也觉得那是理所当然。
也许爸爸种在家门前的花水木也在她心里生了根,爱是返礼,是种类似于感恩的感情,而她刚好欠了小渔夫太多。在一起的理由充分无比。
面对上村夏実的时候,完全无法进行这样的分析。
而她也没有太多余暇留给这样的分析。回到北海道之后,小渔夫像跟夏実约好了一样,中断了跟她的联系。平沢打电话过去永远都无人接听,写信也没有任何回应。木内康平陷入漫长又偏执的赌气,开始了单方面的冷战。

平沢头一次发现人在距离面前显得如此无力。大概一份优质的感情需要两个人的不断经营,像两座同步的不断跟对方校准的时钟;但此时此刻其中一座突然停摆,错开一秒就再也跟不上另一座的节奏。无法影响对方,只能自己跟着时间往前走。曾经看来相当牢固的关系逐渐展露出苍白脆弱的一面。
从哪一天起不再有电话打来,曲折的心情不想再第一时间跟对方分享,一个人的生活变成一种常态,最初的无所适从也变成理所当然。疏远是个缓慢发生的过程,难以察觉又无力阻止。所谓渐行渐远背道而驰都始于一开始相交的那个点。
就算试图挽留,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但对这样的关系,两个人都默契地保持了沉默,大厦将倾,却也摇摇欲坠地保持了微妙的平衡。
直到某一天,沉寂已久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几乎能感觉到另一端小渔夫的呼吸,平沢一时有些恍惚。
接通之后又是漫长的沉默。长得平沢差不多要忘掉这个电话的时候,木内开口了:
“纱枝,我爸爸出事了。”
“我一直都很想去东京,想跟你在一起……出海的时候在想,康永丸要被卖掉的时候也在想……大概这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吧。”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之间错过了这么多事情,平沢想。但这些问题并不是以她的力量就能解决的,除了倾听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如果在身边的话,也许还可以给他一个拥抱,但她却远在千里之外的东京。说出来就会好一点吗?小渔夫的声音变得模糊起来,夹杂了哽咽,唯一的效果就是让她也开始感受到了同样的痛苦。
平沢想说点什么话安慰小渔夫,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她试图从木内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整理出事情的经过,从无力偿还贷款被迫要卖掉康永丸,到最后一次乘康永丸出海的木内大叔如何在船上失去生命。末了依旧是木内的声音,此刻听来却显得异常冷静:
“纱枝,我们分手吧。我已经跟律子在一起了。对不起。”
律子是谁?平沢想了半天,才想到渔协主任渡辺家的女儿似乎是叫这个名字。她点点头,才想到木内根本看不见。总有那么一天,她想,总有一天。
“我跟纱枝的人生完全不一样。纱枝的未来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
这是木内最后留给她的话。
年轻的时候总是太自以为是,在成熟之前就做了太多决定。平沢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得离谱:以为跟木内在一起就是对他的回报,回过神来才发现,其实只能带来更多的亏欠。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