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文明读者

le passé-12

平沢骤然俯身。
毫无防备的夏実在震惊中睁大眼睛。下一秒嘴唇夺取,字面意义上的以吻封缄。
说起来上村老师绝对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典范。虽然这些年也见了不少世面,跟女生恋爱过又失恋,莫名其妙抢了闺密的男朋友,甚至还一不小心混成了篮球部的指导老师——但不好意思力气是一点都没长。面对着手长脚长扛得了摄像机举得起长镜头的平沢纱枝,几乎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两下就放弃了。
好在那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心脏尚未来得及剧烈鼓动,魔法已经转瞬即逝。夏実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嘴角一抹微笑,俨然透着几分厚脸皮的得意。
“你疯了吗?这里是学校!”
“我真的有努力在忍了。”
听到她无辜得让人几乎信以为真的语气,夏実的头又开始疼起来。
见过各种各样的问题学生。没有一个比得上平沢纱枝。面对学生的时候,只需要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面对平沢的时候却完全束手无策。原因她当然也知道:因为问题本人正毫不顾忌地站在她对面,脸上的笑意重合了她心里的那个影子。
夏実突然想到自己还没送出去的那根救命稻草。
手在身后的桌面上摸索,终于拉开背包的拉链。如蒙大赦地抽出那张纸片,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往平沢手里一塞:
“平沢老师!请、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平沢的反应跟夏実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但这至少是个很好的转移她注意力的方式。平沢放开夏実,略带好奇地接过纸片。作为请柬的确相当精致,东堂一定也在上面花了不少心思。上村夏実和柏木修二的名字并排躺在最显眼的位置,毫不费力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平沢没有说话,耐心地默念了好几遍上面的内容,不久前看见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但最挥之不去的,还是刚刚轻描淡写的一个吻。

总觉得新入部的佐伯同学有点奇怪啊。
弯腰捡起滚到球场一角的球,平冈直辉顺势悄悄瞄了一眼远处的佐伯光。身后传来加川凉子元气满满的声音:“喂~想什么呢~快点把球传回来!”
“啊,没什么没什么。”平冈欲言又止地摇摇头,把球扔给凉子。
作为篮球部的热血部员,平冈一直相信,会在众多社团中选择篮球部的大家一定是跟自己一样深爱着篮球(和篮球部指导老师)。部员们的确也都在国中时期就或多或少地积累了基础,像佐伯这样什么都不懂的新人还是第一次出现。不过问题不在这里:天才篮球手樱木花道最初也是新的不能再新的新人啊!但正因为是新人,就更应该趁着热情和新鲜感尚未消退的时候努力练习,这才是取得进步的最快方式。然而到目前为止全部的练习时间里,佐伯同学只做了一件事:有意无意地盯着上村老师,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环顾四周,其他人跟夏実一样,似乎都尚未察觉。平冈发现这一点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也经常做出跟佐伯光同样的动作……。
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平冈跟佐伯交集相当少,眼前的女生在班上存在感稀薄,偶尔跟她讲话,收到的答复通常都是礼貌又疏离的微笑。难道说佐伯同学也喜欢上村老师?虽然都是女性但也不是没可能……
平冈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哭笑不得的时候,夏実终于发现了安静得不同寻常的佐伯光。
“佐伯同学不舒服吗?要不要去保健室?”
佐伯却在这时突然捡起脚边的篮球:“上村老师,跟我一起练习吧。”
说着展露人畜无害的灿烂微笑,手上的动作却一刻不停,篮球以绝对不像练习的力道瞄准夏実的脑袋飞了过去。
面对飞来横祸的夏実一时呆在原地忘了躲闪。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结结实实被击中了额头,一瞬间疼得连眼泪都迸了出来。
“老师!”还是平冈最先反应过来,跑到夏実身边,“没事吧?我送你去保健室!”说着跺跺脚,瞪了旁边的佐伯一眼。
人群迅速将夏実围起来的时候,罪魁祸首还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扶着夏実离开篮球场的平冈忍不住再度回头:佐伯光双手捏着制服衣角,看似相当不安,然而却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真正的想法。

夏実稍微缓过来一点就拿出老师的威严命令平冈回去准备上课。自己则一个人在保健室扶着下巴开始思考问题。
不是没发现佐伯的敌意,一开始以为那是错觉,但现在错觉也得到了证实。跟佐伯光仅有的交集……想着想着心情逐渐沉重起来:除了篮球部,只有柏木修二。
作为老师和作为女人的直觉同时告诉她,柏木跟这个女学生之间绝对发生了点什么。
姑且还是相信柏木的人品吧。下班之后再找他谈谈。她这么对自己说。

但柏木完全没有给她冷静的时间。
在保健室呆了片刻,疼痛感散去之后,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包,看上去稍微有些滑稽。叹了口气,准备就以这样的形象结束这一天的时候,保健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柏木一脸紧张地冲了进来。
“夏実!刚刚听平冈说你受伤了!你没事吧!”
“没有到受伤那么严重啦,常有的意外而已…”
话没说完柏木已经冲到了面前。看到她的额头,似乎松了口气,眉头却又紧紧地皱了起来,声音也不自觉地低了下去:
“夏実?”
“嗯?”
“是、是因为佐伯同学才受伤的吗?”
“诶?连这个也听说了吗?”
柏木确实是个什么都写在脸上的老实人。夏実曾经非常喜欢他这一点,但现在看来,偶尔也会带来烦恼。她只能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担心的问题得到了证实,柏木的表情反而渐渐轻松起来。对接下来的一切都有预感,夏実没有说话,静静望着他。
“夏実,我们……”
“夏……実、老、师。”
柏木的话被门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本来应该待在办公室的平沢站在那里,看清保健室里的人之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有点微妙。
三个人一时无语。夏実觉得额头上的包又开始隐隐作痛:
“修二。”
她转向还在发呆的柏木,主动用上了亲密的称呼,“要上课了吧?先回去吧。我没事。”语气温柔却不容抗拒。
“啊?啊,好的。”柏木答应着,视线却飘向一边的平沢。没说出口的“分手吧”三个字还在嘴边,却再也没有勇气说第二遍。
“夏実老师没事就好,我跟柏木老师一起回去。”
门口的平沢迅速反应过来,飞快地微笑了一下。两个人于是并肩离开,外面还不时传来貌似愉快的聊天的声音。片刻的热闹过去,保健室又只剩下夏実一个人。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