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21

虽然抱着马上就会失去的觉悟,但其实我跟阳菜的相处相当融洽。
无论发生了什么,只要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她在我旁边就非常开心。顺便说一下,我是起床气很大的人。但面对着她心情根本坏不起来。
话虽如此还是免不了有吵架的时候。有时候会告诉由纪吵起来的经过,果然是旁观者清,她一眼就看出本质:“你家公主大人是个傲娇。当然你也是笨蛋。”
因为阳菜经常会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这些问题我全部都没有思考过!根本不知道标准答案是什么。通常答完之后她就会指指沙发,我就知道今天晚上又要睡在这里了。
比如:“你为什么喜欢我?”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因为阳菜很好看呀。是我的公主~”不假思索地就这么说出来了。
“所以长得好看的你都喜欢咯?”脸一沉。
其实我的重点全都在后面的“公主”上。她却好像只听到了前面的部分。
努力解释:“好看的是喜欢,但阳菜最喜欢。”
“哼。”
当天就开始了我的沙发之旅。不过有一点好处:沙发太软,睡得很不舒服。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一点点动静,就稍微睁开眼睛偷看。结果是阳菜踩着拖鞋抱着条毯子慢吞吞地从卧室出来,如释重负地丢在我身上,又梦游一样揉着眼睛转身。连背影都那么可爱。叫人没办法的可爱。上帝创造阳菜的时候一定是按照这样的顺序:绮丽的脸,一双大耳朵,一百万分的女子力……最后是不小心多放了一点的傲娇。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我相当在意。
事情还要从昨天晚上说起。
阳菜去洗澡的时候手机响了。她指示我接了起来。
对面是个莫名其妙的男声。“阳菜在吗?”这么问。直接喊了名字,很亲近的样子。
“在洗澡哦。”还想说“有什么事”的时候就被挂了电话。
阳菜刚好从浴室出来,看了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啊,陆君。”非常轻描淡写。
不过马上我就知道了这是她前男友的名字。在这之前我都没有想过世界上还有ex这种生物的存在。
“小优以前喜欢过什么人吗?”
本来想说没有的,但阳菜问的并不是交往,而是喜欢。于是老老实实地说出了由纪和由里子的名字。顺便简单地讲了一下她们的故事。
“什么嘛,都是根本不算恋爱的暗恋啊。小优根本没有真正恋爱过。”
阳菜愣了一下,说出这样的评语。然后立刻又高兴起来:“这么说来,我才是小优的初恋。”
初恋是这样用的吗?我不知道。晚上终于没有再睡沙发,我却一直想着这件事。
不知道其他人都是怎样。明明觉得阳菜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也完全没办法再爱上别的人,但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起从前爱过的她们。
还保持着浏览由纪blog的习惯,也时不时会从篠田教授那里听说由里子的消息。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成功在一起而耿耿于怀,还是会不自觉地将回忆往值得怀念的方向扭曲,或者是因为人天生就是没办法一意专心的生物。

阳菜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的时候,我却一直无法入睡。
由纪和由里子在我记忆中的样子已经模糊不清,但剩下的却都是美好的部分。光是想到她们的名字就会觉得难过。现在的我跟遇到她们时候的我完全不一样,我拥有了可以毫不犹豫地称之为幸福的生活,却再也无法参与她们的人生。不知道她们遇到了什么人,偶尔会不会也想到我。
如果当时跟她们中的某个人交往了,现在又会过着怎样的日子呢?我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想象那样的场景。不自觉的比较让我意识到了另外的事实。我没办法容忍失去阳菜这种可能。越想到她们,就越提醒我正身处现在,是跟过去完全不同的时空,我是如此地爱着名叫小嶋阳菜的人,到了苦闷得快要哭出来的程度。
觉得过去美好,是因为会习惯性地告诉自己不要想起不好的那些事情。像是种自我防卫。但现在之所以美好,正是因为有过去的衬托。人生中第一次地感觉到恋爱带来的茫然若失和不知所措,却并不因此而不安。爱是种如此深重的痛苦,却让我也能获得两人份的快乐。
睡着的阳菜像只乖乖的小猫。我一边小心地努力不吵醒她,一边凑过去偷偷亲了她的额头。
“是我的初恋喔。”
在心里这么说。

第三话「真爱」 完

全文完!!!

present常用的意思有两个:“现在”和“礼物”。
所以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要作为礼物提醒某人记得珍惜现在。
一直以来都跟某人愉快地搅基,是我相当珍惜的一位基友。中间发生过超多事,难得还保持着联系。虽然她重色轻友整个人又很忙,但还是很希望可以一直搅基惹。
从头到尾都是以此人为原型写的。但写完第二部分之后出了点事所以第三部分自由发挥了相当多。其实在写的过程中一直都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夹带私货。
别的不论,还是有写出自己的想法啦。就这一点而言还算满意。
个人确实不相信爱这种东西。不过仅限于自身,还是很乐意看到真爱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所以才会编这篇出来。但某人据说还没有读过,真是相当不领情啊!
以上。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