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20

下班后接到了高桥的电话。
小矮子用相当幽怨的语气讲述了今天的经历。
“今天阳菜主动跟我说话了。”
“嗯,说什么了?”
“因为是午休时间我刚好要去吃午饭。被叫住说‘稍微等一下’。”
“啊,不是挺好的嘛……”
“我本来也这么觉得。”小矮子语气一转,“所以就很开心地等着了。结果第二句话是‘你跟大岛优子很熟吗?’这样。我看她好像很想你喔。好羡慕。”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阳菜身上有种S的气息。大概这也是她会吸引到我跟小矮子这种ドM的原因。并不是刻意地要欺负别人,但小矮子的话听来就显得格外委屈。其实我一直都没想好该怎么把我跟阳菜的关系告诉她。虽然我相信以小矮子的心胸一定不会跟我计较。而且也真的不是我的错。
当初强吻我的那个人,现在就坐在我旁边。懒散地蜷在沙发上,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得见她无辜的侧脸和染着点粉色的耳朵。嘴唇微启,是无意间流露出的诱惑表情。也有可能就是我的错。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回过神来的时候,似乎已经跟阳菜交往了很久。换了工作之后,上班时间比原来灵活了一些,完成手边的任务就可以下班。所以经常能提前回家,慢吞吞地泡杯茶,做个晚饭,看看电视上播的狗血连续剧,听着窗外的风声入睡。但阳菜就完全不一样。毕竟没听说过世界上有哪个公主会亲自下厨做料理。她一看就是那种早上会赖床、晚上就顺便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便当的人。
第一次参观她的公寓,证实了我的想法。这真的是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吗?好不容易才从满地不明物体中找到立足之地,看着散发着绿色阴暗气息的房间,再看看旁边浑然不觉的阳菜,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说过“同居”两个字,但跟同居也没什么区别。因为都是女生的关系,也没有特别需要拘泥的地方。阳菜特地带来的东西只有一套睡衣;因为我的尺寸跟她比起来完全是儿童的size。
阳菜很好。正因为太好了,所以我一直都觉得是在做梦。但她又真切地在我眼前。长发垂落在我的肩头,带着她的味道。爱真的总在不意间降临。

我向由纪报告恋爱的消息。
这些年来她似乎陆续交往过好几个人,最后全都无疾而终。我想她最喜欢的大概只有麻友。但丰富的恋爱经验已经足以让她成为专家。
“恭喜小朋友喔。尽情享受吧。”
我知道她的潜台词是什么,因为我也一直这么认为。曾经也想象过恋爱中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会在怎样的场景下跟对方告白,牵手,接吻之类。其实是一直在憧憬,所以之前的每次暗恋都有无以名状的期待。但事实证明它并不不值得期待,也没有办法计算,你不知道它到底什么时候发生,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消失不见。就像突然降临的龙卷风,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摧枯拉朽呼啸而过,将你连同周遭的一切一起连根拔起。你只来得及面对它过境后留下的废墟。
阳菜小小地打了个呵欠,歪头靠在我肩膀上。我的公主大人美得好像随时都有失去的危险。为了留住她毫无防备的睡颜,我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