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19

基本上人都有种寻求安定的共性,同时身体里却埋伏着不安分的基因,说不准西风压倒东风还是东风压倒西风,可能一辈子一成不变,也可能随便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们在温暖的灯光、冒着热气的饭菜和父母每天重复的碎碎念包围之下长大。最终吸引我们的却是那些神秘的未知的危险而美丽的事物。
辞职的那天小嶋也在。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对着电脑,我只看得清她的背影和一小截后颈。担心的事情最后也没有发生。也许因为部长也在场,他皱着眉头收下了我的辞呈。
我在公司的时间开始了以天为单位的倒计时。小矮子依旧伤心不已,果然是好基友。
“以后你就可以独占小嶋桑了。”我继续安慰她。
她还是很不开心:“没办法跟你炫耀,根本不能收获独占阳菜的实感。”
说来说去还是把快乐建立在我身上嘛。我宽宏大量不跟她计较,“那你可以给我发邮件,继续报告小嶋桑的近况。”
“唉……”小矮子一脸忧愁地叹了口气,“只能这么办了。”
基友跟真爱还是有差距的。亏我刚刚还感动了一小下。

平淡地结束了最后一天的工作,把自己所有的东西一起搬回家。明天就要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认识另一些陌生人。有点不安,但已经不能后悔了,相对而言,更多的是期待。
置身于每年地震几千次的小岛上,让我的心也一起跟着动荡。已经勾勒好的未来的轮廓像滴在白纸上的墨迹一样洇开,最后还是什么都看不清。我能触摸到的,只有现在。现在的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
黑暗中有某个点开始发光。小石子打破了平静的湖面,发出轻微的声音。声音变成有节奏的钝响,钝响过渡到尖锐的敲击,一下一下打在我耳朵的深处,让心跳也跟着共鸣。
我不知不觉沉入了睡眠。醒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用力砰砰砰地敲我家的门。
很想假装不在家继续睡,门外的人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只好一边跟睡意努力斗争一边爬起来,慢吞吞地把门打开。
眼睛一时间还没有适应明亮的光线,短暂地陷入失焦状态。睡着的时间没有想象中那么长,视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之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很久不见的那个人。

小嶋阳菜敲门的手及时停在我脑袋旁边。“啊,原来你住这间啊。刚刚果然敲错门了。”她轻轻地笑起来,呼吸之间有淡淡的酒气。
明天大概要去跟邻居道歉了。如果我一直不开门的话,她是不是就会继续跑去敲别人的门呢?我难以控制地开始想象其他的可能性。一切问题都是概率的问题。
“优子在躲着我。”公主大人坚定地说出自己的判断,“辞职也没有告诉我。”
“我又不像小矮子一样跟你在同一个部门,见不到面是很正常的啦。”虽然我知道解释也没用,还是努力地解释着。
“嗯……那优子也觉得我们平时见不到面了?”
……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好在她并没有纠结这个话题,转而用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大~叔。啊,还有胆小鬼。”
“喜欢我不是吗~”她歪头看我,眼睛像星星一样闪烁,“为什么要躲着我呢~”
并没有,你搞错了。虽然确实在躲着你,但没有喜欢你。我想这么说,却发现脑袋里的文字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符号。与此同时,嘴角传来柔软的触感。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那是小嶋的吻。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是我的初吻,真是狡猾。我捕获了一只酒醉的小嶋阳菜。爱简直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我不想再爱上别人,不想爱上任何人。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