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18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变成了一只苦恼的栗鼠,因为我的好基友高桥南爱上了一只名叫小嶋阳菜的兔子。
兔子在睡觉。高桥小栗鼠守在她面前,“她是我的!”这么说。
“栗鼠跟兔子怎么在一起。”
“是我的!”
兔子抖了抖耳朵。“吵死了!我才不是什么人的。”
她举起前爪。底下压着几根细细的绳子。努力抬头看,绳子另一端连着的是……一大堆气球。
吓醒了。
从莫名其妙的梦里醒来,意识到自己生活在现实里,顿时感到非常满足。
我们的人生充满矛盾,等的那辆公车总是不来,该起大早的时候总是听不见闹钟,以为才开始的事情其实已经结束了,以为尘埃落定的事情其实才刚开始。就像置身于一个不断跟人作对的世界里。
虽然梦到了小嶋阳菜,但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手续办完之后终于彻底摆脱人事部,回家的路上也很小心,看到可疑的身影就赶紧躲开。不知道是我的警惕起了作用还是老天终于被感动让我苦尽甘来,往后的日子里小嶋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就连一次偶遇都没有过,也算是小概率事件了。
虽然我是不可能忘记她了。她给我留下的阴影已经到让我做噩梦的程度了。


除此之外,高桥的暗恋也一点进展都没有。我们都已经不算新人了,她跟小嶋的关系还停留在同事的级别。
不是我说,小嶋绝对知道高桥在想什么,因为那家伙表现得实在太明显。但我也不忍心打破小矮子心中美好的幻想。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人是幸福的,这样看来小嶋也还算善良。至少没有残忍地在高桥面前揭开真相,还给她留下幻想的余地,同时又保持着距离感,好让幻想不至于变成妄想。
她可是不知道有几个窝的兔子。我有点怜悯地望着对面的高桥,小矮子还在滔滔不绝,我看准时机把一只炸虾塞进她嘴里。
像这种毫无结果的迷恋,我也曾经经历过,看着她仿佛看到过去的自己。但我跟高桥不一样,她满足于现状,我却还会要求更多。
“……窝已经呲不下惹。”她喀嚓喀嚓嚼着炸虾,“不过还挺好吃的。还有吗?”
“喂,我有事情要跟你说。”我放下筷子,咬咬牙。
高桥瞪大眼睛望着我,不过注意力明显还在炸虾上。
“我要辞职了。”


事情是这样的。
其实我也不想才入职一年就跳槽,但就在做噩梦的那天晚上,被吓醒之后,我发现调成静音的手机在黑暗中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可千万不要变成什么三流恐怖片的情节。看着屏幕上的未知号码,我一边在心里祈祷一边按下接听键。
结、果、居、然、是、篠、田、教、授。
“呵呵呵呵小优子元气吗?忘记我这边是美国时间了没有把你吵醒吧?”
一点道歉感都没有,恶作剧的语气明明就是故意的。我只能配合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呜人家正在做梦……”
“哈哈哈哈哈。”篠田教授笑得很开心:“好啦好啦我找小优子有正事。”
对于篠田教授所谓的正事,我一向持怀疑态度。这次却意外的靠谱。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要给我介绍工作。
跟现在的工作比起来,各种条件是要稍微好一点,但也没有好到能让人毫不犹豫跳槽的地步。篠田教授大概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要求我立刻决定,“小优子好好考虑一下吧。”
“不用考虑了!”我在她挂掉电话之前喊出这句话,“我、我接受。”刚起床的人格外容易冲动。我才知道其实我一直期待着某些现状发生改变。
篠田教授让我好好利用剩下的一个月做好交接。安慰了小矮子,一一跟同事们道别。最后就是提交辞呈。


太想快点写到结局惹,根本不想展开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