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文明读者

le passé-10

平沢在楼梯转角偶遇了柏木。
两个人负责的班级和课程都没有交集,与其说是偶遇,不如说平沢一直在刻意制造这样的机会。站在通往生物实验室的楼梯口等了半天,终于看到柏木的身影出现在另一侧的走廊上。她赶紧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想上前去打招呼,一步尚未跨出又马上收了回来:柏木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本校制服的女生。
两个人在实验室门口停了下来。柏木推门的手伸到一半又放下,缓缓侧身:
“佐伯同学,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老师不怕被其他人听到吗?”
不是普通的老师和学生啊。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平沢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呼吸,背靠上略带凉意的墙壁,眼角余光看到的最后场景是握紧双拳的柏木。片刻那个姓佐伯的女生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可以还给老师哦,这个。”
小小的金属静静在她手心里泛着冷光,柏木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什么。自家大门的钥匙,此刻变成了过去错误的证据。
“但是啊,有个条件。”
女生在柏木碰到钥匙之前收回了手,轻轻地笑起来:“嘛……只要老师跟上村老师分手就可以。”
平沢下意识地伸手在胸前摸索,却扑了个空。已经很久没带相机了,她依旧没有习惯,遇到突发事件,还是改不掉自己的第一反应。
把这一幕拍下来,给夏実看——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是这样有点恶劣的念头。
另一边女孩子甜美的声线已经不再冷静,成了带着情绪的控诉:
“为什么上村老师轻易就可以得到幸福?为什么除我之外的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幸福?真想看看上村老师面对不幸时的样子——老师,我保证我会比上村老师更喜欢你。”
虽然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一点,但果然还是个孩子。还有抱怨和嫉妒的力气,却没有彻底看清楚,这个世界就是毫无理由的不公,其实每个人都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用力挣扎。平沢微微摇头,趁着佐伯话音未落的时候悄悄转身,沿原路走下了楼梯。

夏実没有再跟柏木提起请柬的事情。两个人默契地好像一起遗忘了这件事。
东堂早就做好了给平沢的请柬,交给夏実的时候格外郑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张一定要好好地送出去。这可是我看在大学同学的份上特别为平沢纱枝定做的。”
明明是她向东堂提出的请求,夏実甚至想象了无数遍收到请柬的瞬间平沢脸上的表情。但事到临头她却还是退缩了;夏実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勇气把它交给平沢。
相对而言,连结婚都变得简单起来。只要遇到那么一个人,相处完一段平淡的时光,就可以毫不犹豫地在婚姻届上盖下印章。不用考虑之后绵长的日子,也不用担心没有他陪伴的人生会是什么形状。
只要没有平沢纱枝,那么谁都可以。
那张薄薄的纸片在夏実包里躺了一天,真要拿起来的时候却仿佛重逾千钧。平沢的课排在最后一节,座位一直空着。夏実甚至想过直接放在她桌上,等她回来大概就什么都明白了。但这样未免太失礼吧?她一边想着各种借口一边阻止了自己。

“上村老师还不回家吗?”
柔和的嗓音宣告了主人的身份。夏実终于抬起头,平沢好整以暇地坐在她对面,正歪着头微带好奇地打量着她。
“嗯……什么时间了?已经下课了吗?”
“已经放学了。大家都走了。”
点亮的手机屏幕在眼前放大,夏実终于注意到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吧……她摇了摇头,正想开口,却被平沢抢了先:
“夏実真的想跟柏木老师结婚吗?真的喜欢他吗?如果不喜欢他的话,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呢?”
眼前是平沢不起一丝波澜的表情,仿佛自己说的是“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寒暄。来不及揣测她的想法,夏実本能地点点头,立刻又摇摇头,然后才觉得不对,赶紧又用力点头。与此同时对面的人脸上渐渐露出动摇的表情,就像冰山从底部开始崩塌消融,终于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你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夏実拼命忍住把手里的书扔到她脑袋上的冲动。
“可惜没有带相机,不然真想把夏実刚刚的样子都拍下来。”平沢努力止住笑意,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是想跟夏実确认一下而已。就把我当成好奇的学生也可以,请夏実一定认真回答我,因为答案对我而言很重要。”
重要吗?看着平沢微微翘起的嘴角,夏実一时有些迷糊。
确实只要没有平沢纱枝谁都可以。换句话说,除了平沢纱枝,每个人都一样。只有眼前这个人是独一无二的。

跟平沢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就算只是日复一日地等待黄昏降临,也好像总有太多事情需要记录,有太多日子值得纪念,让人应接不暇的同时也希望可以永远停在原地。后来夏実才意识到那段日子跟她之前十几年的人生没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只是有没有平沢纱枝而已。平凡无奇的时光因此变得过于奢侈,她在里面提前耗尽了所有爱和被爱的力气,就像夏天终于过渡到秋天,黄昏终于沉没进夜晚,长久以来的暗恋终于被心上人沉默地拒绝,只要短短一瞬,就能让一切消逝得无影无踪。
“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住修二,但我确实不喜欢他,可也是真的想跟他结婚。”
“至于为什么……我想,结婚跟喜欢其实没什么关系。有的人结婚之前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不是也生活得很幸福吗?”
不能拥有的东西,留恋也毫无用处。夏実忽然想到跟平沢一起度过的那个盛夏;它太明媚,太灿烂,过早地燃烧到了极点,让人忽视了后面隐藏着的巨大不安。那只是爱的一部分,当时的她却以为那就是全部。
没有爱的人生其实更简单,只需要考虑自己的事情,解决自己的问题,不用被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牵动自己的情绪,不用跟别人分享,也不会被别人拖累。没有两倍的开心,也没有两倍的痛苦。前者也许足够治愈,后者却切切实实能致命。
此刻那个致命的人就在眼前,仿佛变了很多,却又像一点也没变。平沢习惯性地皱起眉头,双手扶上夏実身侧的桌面:
“所以上村老师选择了没有爱的人生吗?”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