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assé-9

“我年轻的时候,不知恐惧为何物。唯独是你的温柔,让我感到不安。”

“不回去真的没关系吗?”暑假开始的第一天,夏実还是问出了藏在心里的问题。
“嗯。已经告诉妈妈了,现在再回去的话很奇怪吧!还是说夏実讨厌我了~”
平沢卖起萌来毫不含糊,当然无视身高只看脸的话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夏実想问的其实不是平沢的妈妈,而是木内康平。但最终所有的问题都在平沢的微笑中归于无形。
这个暑假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以往都是东堂想出有趣的点子然后两个人一起执行,现在也因为东堂有了男朋友而搁浅。虽然被亲友丢下了,但夏実却没有半分怨气。毕竟对方可是正在恋爱中,而恋爱在少女心的夏実眼里一直是种神圣的关系。
所以当她发现自己居然因为平沢暑假要留在东京而感到庆幸时,难免也对身在北海道的小渔夫产生了深深的歉疚。最后只能默默在心里跟木内康平道歉:对不起,这个暑假我会帮你看好纱枝的。

除去补习班,平沢又找了一份白天的兼职,为一间写真馆拍照片。摄影部学到的知识终于派上用场,夏実闲来无事就跑去跟着打下手,帮忙扛扛器材举举遮光板,不知不觉间几乎跑遍整个东京。回到出租屋一起整理照片,两个人毫无形象地跪坐在地板上,一张一张耐心拣选,时间在镜头中定格成凝固的景色。
“这张不能用了呀。”
平沢的小屋从早到晚光线都一样昏暗,她对此倒是毫不介意,反正租金便宜,而且万一需要的话还可以方便地改造成暗房。此时此刻她却希望阳光能再好一点;夏実举着那张照片仔细端详,微微蹙眉,表情认真。眉间那颗小痣在额前发线遮掩下若隐若现,有种引而不发的美。早已经是夏末绿树成阴子满枝的时候,平沢却觉得眼前是暮春三月满树樱花将开未开,只待一夜春风,就是云蒸霞蔚乱落如雨。一心要她开得久一点,手抬到半空中才硬生生转了向,从夏実手中把那张照片接过来。
镜头偏了一点,整张照片立刻失去重心,全往不应该出现在取景框里的上村夏実身上倾斜。尽管只是个浅浅的侧影,平沢还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确实不能用了,送给我吧。”夏実又把照片抢回自己手里。
一个夏天不知道拍出了多少这样的照片。平沢不声不响用打工赚来的钱买了一台尼康F5胶片相机,爱不释手抱着欣赏了一晚上之后拿到夏実面前炫耀。夏実就此变成35mm镜头捕捉到的第一个影像。她不懂摄影,对相机更外行,但只从笑容就能判断平沢开心的程度,也看得出她的技术在不断进步,拍出来的照片越来越好。跟她的悠闲乃至懒散相比,平沢在某些地方努力得甚至有些执拗。
夏実把从平沢那里要来的照片摆在书柜上显眼的地方,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某天跟东堂和柏木合照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她跟平沢两个人中,平沢一直是躲在镜头后的那个。两个人一次也没有合照过。

因为补习班的工作中断了跟木内康平的电话联络之后,某天平沢收到了他的来信。
木内在信里简单地介绍了最近的情况,说到在医院里遇到了平沢的妈妈。小渔夫向来不善言辞,落到纸上更捉襟见肘,不到一页纸的内容只在最后直白地传达了对平沢的思念:
“纱枝,我很想你。我想去东京看你。”
如果放在以往,这封信一定会在“我很想你”的地方就结束。这次小渔夫的胆子突然变得这么大,大概是妈妈又对他说了什么吧。平沢有些无奈,但说不开心也是假的。
自家那座小房子此刻是什么样子?门前的花水木大概又悄悄长出新的枝叶了吧?康平君来的话,要不要把夏実介绍给他认识?
虽然说过一定会回去,但钏路在平沢的记忆中已经变成了模糊的倒影。平沢常常惊讶于自己忘记事情的速度,大概多少也是因为这个才会拿起相机吧。对她而言,即将出现的木内康平身上有整个家乡的投射。

“纱枝圣诞节有什么计划吗?”
距离圣诞节还有两周,早大周围的街道都开始挂起了灯饰,街边的商家也摆上了圣诞树。节日的气息已经迫不及待扑面而来,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sayaka刚刚发邮件跟我说约了柏木。”
“圣诞节?其、其实……还有很久吧,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呢。”
平沢面不改色地喝了口咖啡,终究还是无法直视夏実的眼睛,扭头看向窗外,想的却是为什么自己鬼使神差地说了谎。圣诞节,那是之前跟木内约定好的他要来东京的日子。
男友在属于恋人的节日来看自己,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合情合理吧?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放下咖啡杯,平沢准备再努力一次,却听到对面夏実慢吞吞地说:
“有人约我。”
“什么?”平沢皱着眉头,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有人约我,一起过圣诞节。是柏木修二的朋友,之前一起出去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你也在……山下有悟,还记得吗?”
……山下有悟啊。
平沢在记忆里检索半天,终于有一张脸跟这个名字对上了号。好像是个瘦瘦高高的男生,最突出的特征就是脸上的窄框金丝眼镜,除此之外一切都很普通。倒是吃饭的时候一直坐在夏実旁边,但也不记得两个人有什么交流。
她轻轻点点头作为回应,只换来夏実另外的问题:“纱枝觉得我要答应吗?”
“嗯?”平沢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小勺,“这是夏実的事情吧?夏実自己决定就好。”
“可是我想听听纱枝的意见。”
“我说,”平沢手中的勺子撞上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那就答应吧。”
“圣诞节本来就应该是两个人一起过的节日,虽然我不了解山下君,但柏木的朋友应该靠得住。说不定会很开心呢——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
很久之后夏実才发现平沢无意之间说出的其实是真理。跟无关紧要的人相处,对方的一切对你而言都不痛不痒,你不需要付出过多的感情,也用不着期待会收到什么回应。你跟他之间没有特别珍贵的回忆,也没有不能触碰却防不胜防的故事。根本没有希望过,当然也谈不上损失。
但那一天的咖啡店里,上村夏実只听懂了它表面的涵义。这大概就是平沢纱枝的真心话——而当她问出问题的那一刻,它就变成了大冒险。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