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assé-8

夏実在学校门口被那个女孩子拦住了。
藏在校服底下的身体纤细瘦弱,袖口露出来的一截手腕骨节清晰可见,一张脸过于苍白,却有种病态阴郁的美。夏実很想对她说“其实笑一下会更好看”,不过还是忍住了。
当了三年老师,她见过各种各样的学生。夏実几乎可以从女生的眼睛里读出“全世界都背叛了我”这样的信息。但成长本来就是个私人且寂寞的过程,几乎每个青春期的少年都标榜过自己的孤独。让她在意的是另外的事:她实在很难忽略女生眼神中对自己的敌意。
夏実看着手里的入部申请,姓名一栏写着“佐伯光”三个汉字。
“那,放学之后一起来参加篮球部的练习吧。”
佐伯光安静地点点头。

承受着背后佐伯同学灼热的视线,终于安全抵达办公室,夏実突然感觉自己的桌子有些微妙的变化;盯着它打量了半天,却又什么都看不出。她一边放下包,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着:电脑,水杯,录音机,练习簿,钢笔,辞典,课本,还有其他的书……
“啊!书!”
虽然还在原来的位置排成一列,但是那些书被人动过了。——很少有人知道,夏実有特殊的排列技巧。
sense and sensbility和uncle tom's cabin摆在一起,ivanhoe放在了king lear旁边,最后是一本根本不记得曾经买过的summer。
一瞬间夏実捕捉到了其中的涵义,她七手八脚地把那本summer抽出来,开始四下寻找平沢纱枝的身影。无果之后视线投向门口,果然片刻那人裹着件棕色风衣姗姗来迟,若无其事地跟大家打招呼:
“早上……好。”
最后的字因为感受到了夏実杀人一样的目光而说得有些心虚。
“平沢老师有空吗?”不等她站稳,夏実迅速冲到她面前,“我有个教学上的问题想跟平沢老师讨论一下可以吗?啊,课程表上第一节是空的……”
平沢连座位的边都没挨到就被夏実揪出了办公室。

“这书是平沢老师的吧?”她把那本summer拎到平沢眼前,“还给你。”
“啊,这是我送给夏実的,嗯…礼物。”平沢眨了眨眼睛,显得相当无辜。
“礼物直接给我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动我的书?还有,请叫我上村老师。”
“诶?那是我留给夏実的信息啊。”平沢无视了夏実的要求,开始装傻,“夏実没发现吗?首字母连起来读的话——”
她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suki。”
“summer-suki”或者“suki-summer”,夏実不想深究。自从这个小小的习惯被平沢发现,除了嘲笑她是强迫症患者之外,平沢也经常把她的书按照其他顺序打乱重排,有时候是natsu,有时候是sae,诸如此类,乐此不疲。
“平沢老师觉得这样很好玩吗?”明明早就是大人了,却还像淘气的不讲道理的小孩子一样,夏実有些无奈。
下一秒她的手被握住了,平沢上前一步,让她的影子跟自己的影子重合:
“夏実觉得我在玩吗?”
有什么事情出错了,不该在此时此刻这样的场景下发生,却又无力阻止。夏実有些迷糊,平沢清淡的嗓音听来也显得缥缈:
“那就再说一次:我喜欢上村夏実。”
伴随着她的话,夏実面无表情地抽回手。
“谢谢。那就拜托平沢老师不要再喜欢我了…”
“为什么?因为你要结婚了吗?”
比她高出半个头,平沢站在原地就有种天然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夏実突然松了口气。原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要结婚的事,什么时候发现的呢?她下意识地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轻轻摇头,脸上习惯性地漾起抱歉的微笑: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夏実设想过很多种跟平沢重逢的场景。
刚刚大学毕业那阵子,走在街上,她总能看到疑似平沢的背影。时间久了理智被幻觉洗脑,夏実觉得平沢似乎随时都会回来,推开她卧室那扇小小的房门,脖子上挂着相机,身上还是她临走时穿的那件线衣配夹克,手里的旅行包变成超市的购物袋,普通得就像只是出门打了个酱油而已。尽管她一毕业就跟东堂一起重新找了房子,而新地址平沢根本不知道。
顺利进入私立明稜高等学校之后,夏実第一次在工作中收获到成就感。跟学生时代不同,她发现自己是真的适合、也是真的喜欢老师这个职业。一言一行都能影响他人,一个细节也许就能改变学生的一生,要成为合格的教师,就必须跟自己的学生一起成长。从初出茅庐的新人变成学校里的人气教师,夏実只用了短短一个学年。她暂时忘记了平沢,却又更迅速地想起她来:她会看到自己的努力和进步吗?会觉得自己成为更好更优秀的人了吗?——没有平沢纱枝在身边的上村夏実意外地变得独立坚强起来了——这样想的时候,她会后悔吗?

曾经看来很重要的事逐渐变得可有可无。时间就像神田川的水,总是不动声色静静流淌,短短三年忽忽而过,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等到真的跟平沢重逢的时候,夏実已经接受了柏木的求婚。
那些执迷的、疯狂的、逞强的、无可救药的,都属于过去的回忆。而那些平淡的、麻木的、妥帖的、波澜不惊的,才是现在的生活本身。
樱花做成标本固然栩栩如生,前提是它已经死去。最终能够保存下来的,只是回忆的遗骸。

平沢暂住在纽约的一个朋友位于东京的家里。
她在一次采访时认识了那个名叫大泽绘理子的日本人,对方是个身高比她还高、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御姐气场的美人,工作也很符合她的气质——警视厅搜查一课特别对策室组长。
遇到平沢的时候大泽绘理子正在美国进修。听说平沢要回国,她豪爽地把自己公寓的钥匙塞进平沢手里。出于莫名的亲切感,平沢没有拒绝。
突然回到日本,仓促之间来不及找到合适的房子,平沢决定还是暂且借住一下大泽的公寓。打开电脑,浏览邮箱里的房屋出租信息之前,她习惯性的先往前翻了一下。
那里静静躺着一封她早就看过无数次的邮件。发件人是东堂さやか,内容只有一句话:
上村夏実要结婚了。


*按理说女王的工作应该属于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机密,但是不管了,这么帅的头衔一定要写出来!
 大切里佐伯光的光是假名,为了打字方便换成汉字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