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assé-3

“好久不见。”
回到日本之后的第一句话,对象是东堂さやか。
东堂跟大学时的样子相比也有了不少变化,剪了非常适合的短发,气质明显沉稳了,举手投足都散发着属于知名婚礼策划的自信。成为了优秀的人,也是优秀的采访对象吧?平沢忍不住开始犯职业病,继而才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在纽约,不是记者,不需要每天为了赶上deadline马不停蹄地写稿了。
按照东堂的意思,两个人先回了一趟早稻田。
平沢自己也想回来看看。这是她从小就憧憬的地方,还在念高中的时候因为失去推荐资格而哭得比失恋还惨烈,后来终于成功通过入学考试收到录取通知的那天也笑得比任何时候都开心。那是一点一滴累积而成的执念,是事关自己终身幸福的地方;在还不明白“终身幸福”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她就已经这么觉得。
大学大概是最能彰显“青春”涵义的场所。跟高中时期相比,这里拥有更大程度的自由和更广阔的世界,然而距离真正的社会尚有一步之遥,不需要朝九晚五,可以尽情在喜欢的事物上浪费时间。平沢纱枝想到当年的自己。上课,打工,摄影部,辛苦却又不知疲倦,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称得上是一生中难得的快乐时光。


“这边这边,你带相机了吧,要不要拍照?”东堂带着平沢经过大隈先生的立像,走到从前的教学楼前。

平沢缓缓摇头,眼神落在一楼西侧的窗户上。
十八岁的平沢纱枝无数次抱着课本穿过那条走廊。如愿以偿进入英文系,平沢无比珍惜自己努力得来的机会,走路的时候脚步匆匆,几乎从不停留。
唯一一次停下来,是因为听到了身边教室里两个人的对话:
“诶诶诶这是什么?樱花吗?なつみ有把樱花做成标本的爱好吗?”
听到朋友这么说,被称作“なつみ”的女生一边笑一边否认:“很漂亮不是吗?没有特别的爱好,只是看到美好事物的一瞬间,就忍不住想以某种形式把它留存下来。”声音里有藏不住的得意,大概在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骄傲。

完完全全是少女才会有的行为啊——但是,可以理解。教室外面的平沢纱枝忍不住点点头。
朋友没有回应,大概也觉得这样的想法太幼稚。なつみ却全然没有感觉,继续滔滔不绝地说着,“さやか不觉得其实美好的记忆才反而更容易被忘记吗?有时候可能是记忆本身模糊了,也或许是我们会不自觉地将它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扭曲,塑造成自己心目中的样子。但是,我想留下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真正的记忆。我希望在看到它的一瞬间,无论之后发生了什么,都能马上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真是道理王。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长篇大论了,却让人有一直听下去的欲望。这个女孩子应该很适合当老师吧,平沢想象着なつみ站在讲台上的样子,底下是专注聆听的学生,柔和的嗓音一条一条讲出课本上的道理,嗯,一定是好老师的典范。
回忆是可以以另一种方式保存下去的,平沢在不知不觉中也听了一堂なつみ的课。她想起小时候父亲举着相机给自己拍照的样子,想起家里蒙尘的厚厚一叠相册,想起刚刚经过的摄影部的摊位,想起一直劝说自己加入的那位稍微有点不修边幅的学长。
平沢原路返回,折回摄影部的摊位,问北见纯一要了一张申请表。



今天终于看完了ハスキー和メドレー的讨论串翻译!满足!

正直、仔细想想、类似的情节还真的发生在我身上过(曾经的小美人什么的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很容易,但大部分都难得能走得像ハスキー和メドレー这么远吧。

2.5次元百合也是要祝福哒!!!百年好合!!!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