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passé-1

脑补好累。。。不是BG。。。再说一遍。。。不是BG

终于看完你丫教会姐啥玩意儿最重要,之前看的花睡木也忘的差不多了,不过却get到了知识这对CP的终极奥义:

狗!血!

至于洒的是一杯一盆一桶还是一片狗血的海洋,就看能脑补到什么程度惹。。。


“Will you marry me?”
酒吧昏暗灯光掩映下,北见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手里的啤酒罐拉环,将这枚小小的凉凉的金属摆成了戒指的形状。一部分啤酒泡沫喷溅出来,沿着瓶身淌向桌面。
擦的铮亮的吧台可以反射出他模糊的身影,胡茬长了还没剃,头发也稍微有些乱,整个人看上去大概像老了三岁,但北见唯独对自己的这张脸有信心:只要笑容里稍微带点不羁的味道,就算再沧桑几分也是帅大叔一枚。
也因此,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之下,酒过三巡喝到微醺,耳畔的音乐眼底的灯光都变成一种怂恿,他终于有信心再度开出那个开了无数次的玩笑,虽然每次都收到同样的回复,却每次都同样地充满期待。
平沢纱枝,就是这么让人着迷的人。
“前辈打算拿这个跟我求婚?”
果然身边的人开口了,语气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啊啊,纱枝答应的话我可是早就准备好真正的戒指了。”
那种小东西北见并非买不起,甚至还曾经精心布置过求婚现场再当场举到平沢面前。当然也还是被拒绝了就是。
“但是现在只有这个吧?所以抱歉没办法答应你。”
纱枝眯起眼睛,笑意是天真掺着点狡黠,好像什么都不懂,又像看的太透彻。北见马上在心里举起白旗:萌也是分种类的,大概自己的软肋刚好就是名为“平沢纱枝”的腹黑萌吧。
但果然还是不甘心,忍不住继续追问:“我再补给你嘛。你就不能答应我一下吗?”
说完马上就看到旁边刚好经过的服务生一个趔趄。大概大叔撒娇的杀伤力太大,身边的人也无法再继续轻松的相谈了,纱枝坐直身子,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北见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纱枝的话就让他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
“前辈,我要回去了。”
有些悲剧的真相,还是做最后一个知情者比较幸福。望着灯影里纱枝认真的模样,北见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人这次是真的要离开自己了。
他以为她还是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学妹,从遥远的钏路来到东京,一不留神就被繁华的都市吞没;却没想到她一直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悄悄成长。不知不觉之间,平沢纱枝已经成为了成熟的大人,有了做出决定的勇气和承担后果的决心。
北见振作精神,举起手边的啤酒罐。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不过纱枝,你知道吗,我觉得你还会回来的。”
“嗯?”纱枝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还有点茫然。
“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要等你回来。等你回来,就真的嫁给我吧!”
感觉自己十分帅气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汉子的北见猛地灌下一口啤酒。然后很不争气地被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
纱枝赶紧放下自己的酒杯,拍了拍他的后背。近在咫尺的距离,他却注意到她的眼神飘向了不知名的方向。
拜托对自己有信心一点口牙!北见一边收回视线一边酸溜溜地提醒自己。
说不定纱枝回到日本的时候,那个渔夫小子正在大洋的不知道那个角落里漂流呢。今天就,暂且先把自己灌醉吧。
评论
热度(1)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