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12

地震是突然间发生的。
当时的我并不在实验室。
坐在教室里,首先是手边的书毫无预警地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然后脚下的地板连同桌椅一起摇晃起来,从细微到剧烈,几乎是一瞬间整个人失去了平衡。
“地震了!”身边有人这么喊。
基本上已经没有人能站得稳了,耳畔充斥着东西簌簌跌落的声音,乱七八糟碰撞的声音,和嘈杂的人声混在一起。趴在地上,扶着桌脚,我回想着以前在演习中学过的应急知识,努力挪到桌子底下,抱住膝盖。
好在震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混乱逐渐平息,教室也慢慢恢复了秩序。几乎是同一时间,学校的广播响了起来。
我才知道,跟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小型地震不同,刚刚我们遭遇的是真正的灾难。
这是波及了整个东北地区的大地震。通讯和交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就在短短几分钟之间,也许就有人失去生命。
宫城、福岛、岩手、青森……当然也有北海道跟枥木。广播报出一个又一个地名,电视也都切换成了紧急放送的画面。我尝试跟爸爸妈妈取得联系。电话暂时还能拨出去,线路中也有嘈杂的噪音,几次忙音之后终于接通,然后发现打不通的原因是刚好他们也正在努力联系我。好在大家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虽然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身边的同学们精神状态也都还好,镇定片刻就开始忙着跟亲人和朋友联络。没有人受伤,没有意外发生。这种时候,无能为力的人只能向神明祈祷。目前为止,我们依旧被命运眷顾着。

等待地震过去的那段时间里我什么都没想。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却突然开始感到害怕。
一瞬间我发现,在我的人生中有许多东西不能失去。我必须要确定它们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才能毫无顾虑地往前走。它们构成我的安全感。我开始发疯般地想念由里子。
她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受到地震的影响?新闻说JR线已经停运了。地铁也是,电车也是。她应该还没有上车,大概暂时回不了东京。但那样也好,大阪离震中还很远,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比我安全。
幸好她没有去危险的地方。我坐在实验室里发着呆。等待消息的过程中,尽量不让自己显得紧张不安。
“喂?嗯?篠田老师?”电话响了。离它最近的敦子一把抓起来。考虑到周围大家的心情,敦子按了免提。
我们绕着电话机围成一圈。篠田教授的声音不是很清晰,但相当稳定,恍若无事。不愧是篠田教授,不愧是成熟的大人。
她询问了东京的情况,又交代了一下交通问题。大概要在大阪留个一到两天,“刚好之前还在发愁用什么借口请假。关西的萝莉们真不是普通的可爱啊。”轻松的语气让我们一下子笑了出来。
现在大概也是最需要苦中作乐的时候吧。至少大家都还在。
由里子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冒出来的时候,我几乎无法克制把话筒从敦子手里抢过来的冲动。听着她向大家问好,我突然意识到这样的片刻其实非常珍贵。我们以往只当作微不足道的日常小事,其实可能是命运给我们的最大惠赐。如果这次不说,也许今后都不会再有机会。

篠田教授回到东京的那天,整个实验室的人一起去迎接她们。刚刚经过灾难洗礼的城市稍微有点萧条,但车站的每个人都满面笑容。
像做梦一样,由里子一下子出现在我面前,夺取了我的呼吸和心跳。“我回来了,”说话的时候,我清楚地感觉到了她落在我身上的视线。
“欢迎回来。”我轻轻地说。“我喜欢你。”
“我知道。”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