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9

由里子是篠田教授指导的修士。入学之后,作为交换学生去美国佛罗里达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学习。今年刚刚回来,据说美国的项目尚未结束,也许还会再去。
因为并不是正式学生,我对实验室的工作了解并不多。平时只是帮忙维护仪器,整理实验数据,做些简单的辅助工作。但也渐渐能感受到由里子非常优秀。篠田教授一直希望她毕业之后能够留校任教,我们也就一直以看待下一个篠田教授的眼光看待她。
这种优等生应该非常难以接近吧!事实证明我错的离谱。正如她给我的第一印象一样,由里子是个小恶魔型的人。
起初我完全不敢跟她说话。但因为要打扫卫生,所以常常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深夜的时候会看到她的状态变成在线,常常只有我们两个人挂在那里。一言不发,不知道她有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

“优子现在是三年级吧?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吗?”
空荡荡的实验室里,突然响起来的信息提示音把我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楚是来自由里子的开场白时,我变得愈发不知所措。
“是的!还没有哦。”只能这样回答。
“诶~年轻真好。我可是快要迈入嫁不出去的剩女行列了。”
“怎、怎么会!”我努力压抑自己,免得一不小心说出“你可是被称为实验室女神的人”之类的话。
“真的吗?最喜欢优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只见过由里子资料上的照片,不算标准的美人,但小巧的五官和安静的表情背后有种特殊的迷人气质,一下就把距离拉的很远,隔了一层,遥不可及。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人不顾形象大笑起来的样子。大概是夏雪冬花,冰融雪消草木摇落的前一秒,那种珍贵脆弱又无法挽留的美。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流逝,我逐渐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大概由里子对我也一样在意。
也许因为我过分注意她了,她跟我的每个交集都被我尽收眼底,无限放大。所以很可能是自作多情也说不定。但一开始说话,她就叫我优子。有意无意地提到感情问题,让我不得不胡思乱想些什么。

“一个人在美国,好寂寞啊。”
“真想念日本和实验室的大家。优子有没有想我?”
只有我在的时候,由里子经常这么说。
这种程度的话可以对后辈说吗?我能感觉自己的双颊不受控制地发烫。但同时,心底也有隐秘的喜悦涌上来。
所以当由里子一身西装出现在大家面前说着“请多指教”的时候,我几乎不敢抬头看她,却又忍不住想偷偷看她。感觉到她的视线停留在我身上时,就会祈祷久一点,再久一点。
这种关系,因为没有明确的界定,反而被赋予了无穷的可能性。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感觉,就开始猜测起对方的心意。有意无意地在她面前晃荡,视线交汇的时候又赶紧挪开。由里子翘起嘴角,表情像在酝酿一场恶作剧。
事实证明她果然很喜欢恶作剧,我马上就变成了她捉弄的对象。
像是躲在角落突然跳出来、面无表情抽走我正在写的报告、从背后悄悄遮住眼睛不让我继续看书这种,只算得上最初级的水准。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有时候由里子会把刚刚从水龙头冲过冷水的双手猛地塞进我的领口,然后带着小孩子得逞般的表情得意地笑起来。而我一边要缓和受凉的身体和受惊的情绪,一边还要平息心里若有似无躁动不安的感觉。实在非常辛苦,几乎让人累觉不爱。
我的确有抖m的体质。因为即便面对这样的由里子,我也根本无法生气。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