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5

三年级跟一二年级就是不一样。
无论学校还是家里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上交了进路志愿,同学们开始频繁地出入补习班。爸爸每次看到我都欲言又止,我大致可以猜出他想对我说什么。
——考大学吧。老爸支持你。
——优子没问题的。加油!
——考不上也没关系!家里的寿司店还等着交给你呢!
好在我暂时可以不用考虑寿司店的问题,现在还有哥哥撑着。虽然这么想很对不住哥哥,但我确实松了口气。
我也有话想对爸爸说。我非常想达到他的期望,回报他这么多年来的付出,自己对未来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幻想。但我知道爸爸其实希望我报考北海道的大学。而我不想一辈子留在北海道。
想去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开始自己的生活。只有这样,我才不用面对有朝一日爸爸发现真相之后失望的眼神。
但我的成绩嘛,也不是最优秀的。虽然渐渐进入了努力的状态,但身边每个人都很努力。跟老师说过想去的学校,回复是有希望,鼓励我去试一试。
有希望,就意味着也有失败的风险。学校才不管这些,也不管为了试一试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和多可怕的保证金,只想着那个成功的可能性。我的心情在他们眼里就无关痛痒。

有时候会冒出疯狂的念头:干脆离家出走个几天再回来,就去鹿儿岛吧,那时候大概我说什么爸爸都会接受。
把这样的想法告诉由纪,然后被无情地嘲笑了。
“现在不是最应该专心的时候吗?想什么鹿儿岛。我可恕不接待。我觉得小朋友一定可以考上,其实你还蛮聪明啦。为了自己的将来努力吧,这样如果被发现了赶出家门的时候至少还有地方可以去。”
用这种方式,由纪不厌其烦地安慰我。每当我情绪不稳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想要对她撒娇。反正我已经是小朋友了,而且现在处于非常时期。
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非常寂寞。虽然不缺朋友,却无法讲出藏在心中的秘密。遇见由纪,我像抓住救命稻草。
感到沮丧的时候、失去信心的时候、筋疲力尽的时候,从她那里寻求力量。取得进步的时候、获得表扬的时候、接近目标的时候,也迫不及待想要跟她分享。
也许由纪对谁都一样有耐心,也许是出于对我的同情,无论如何,此时此刻的她,确实被我需要着。她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不想跟我聊天的样子,明明跟我说过自己是不回复派的却总是第一时间回复我,一直说着“小朋友很可爱很好逗”,逗我逗得也很开心。这样就够了。

但时间久了还是会想为她做点事。
上次由纪向我抱怨说早安的演唱会居然没有鹿儿岛的选项。于是我偷偷预订了北海道演唱会的门票,当然自己也有一点想看,就作为最后的任性。
超有气氛的演唱会,看着憧憬的成员出现在面前,谁都会忍不住兴奋。我马上就融入了现场,甚至还跟着身边的歌迷一起来了一发wota艺。
不过我可没有忘形到忘记此行最重要的目的。一边喊着口号,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由纪的号码。
“快听快听。现在是恋ING。”
电话那端静默无声。一定被感动了吧,我暗自得意。把手机抓在手里,继续我的wota艺。
一直到演唱会结束,我查看通话记录。时间比我想象的要短很多,但我一点也没有中途挂断电话的印象。
查邮箱的时候,发现一封来自由纪的邮件。
“前几天琦玉演唱会麻友友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不要再压榨小朋友的钱包了。而且我的携带也快要没电了,等你看完演唱会再说吧。”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