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2

感觉开始了作为同人文和作为写实文的双重OOC


2

“没见过雪吗?”
这是除自我介绍外我对由纪说出的第一句正式的话。
结果却是麻友在一边回答:“没有喔。由纪说鹿儿岛只会下火山灰。所以这次才邀请她一起来。”
长身美人的眼睛弯起来,点点头表示赞同。
说来说去,最后就好像我和麻友在争着跟她说话一样。三人行时不可避免的尴尬局面出现了,总会有一个最受欢迎的人需要尽力平衡三个人的关系。
其实我只是想要表现出普通的友善而已。虽然对方是个美人,而我确实对美人有些天然的兴趣。
但一开始也只是把由纪放在“表妹的朋友”这样的位置上,没有过多的想法。毕竟我也见过不少可爱的女孩子,麻友友就是一个。
于是我渐渐减少了说话的频率,一边听着她们的交谈一边走神。
“原来北海道是这个样子的。跟照片上看起来果然还是不一样呀。”
“运河的水结冰了~~~好厉害!”
“好多雪。仓库也好漂亮,灯也好漂亮。不愧是白色恋人的出产地!”
话说,雪跟白色恋人有什么关系呀。话题终于回到了我最喜欢的事物上,我才回过神来。
“有兴趣的话可以带你们去滑雪。”
“真的吗?”由纪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很大。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在总是面无表情的麻友身边就越发明显。

作为导游,我还要肩负起为她们拍照的重任。
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在照片里出镜,但看到镜头里两个人欢呼雀跃的样子就感觉自己的生气也被召唤了出来,一切都不重要了。
也许这里的风景真的有其独特的迷人之处,天色渐渐暗下来,路灯跟着亮起,看着夜幕中晶莹剔透闪烁着的光的折射,我不由自主地这么想。不知道是风景衬托了人,还是人装点了风景,一高一低的两个影子,看上去居然有种登对的感觉。
普通女孩子是不会这么想的吧?我在心里自己嘲笑自己。
最后还是没有带她们去滑雪,因为这两个人擅作主张把行程排的非常满,时间又很紧张,这种大活动量的运动根本无法承受。当时虽然感觉不出,但新手滑完之后确实要腰酸背痛个几天。所以就只是跟雪地大眼瞪小眼地观赏了一下。真是叶公好龙呀。
平淡的三天过去,要离开的时候,我跟由纪的关系还只是停留在“朋友的朋友”和“表妹的朋友”这种层面上。
如果不是她对我说出那句话,大概今后我们也不会有任何联系,也不会有后面的故事。

“欧西里~”
这是我和麻友。
在送别她们的车站,等候火车的时候,我们不顾其他乘客的目光,熟稔地上演了这出代表我们姐妹默契关系的好戏。把手举起来,摆成欧西里的形状。
其实只是我比较大叔,有一次偷偷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却被麻友看到了,结果她意外地很喜欢,马上就学到了手。明明外表单纯可爱,就这样被我带坏了。
“大岛桑和麻友友关系真好。”
称呼上一下子就表现出了亲疏。趁着麻友去买饮料的间隙,那位大小姐站在一个疏离的位置上这样对我说。
“哈哈,哪里哪里。我们只是比较投缘。”我还是没找到合适的跟由纪交谈的方式,只希望我们刚刚的举动不要吓到她。
结果被吓到的却是我。
评论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