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今天轮到西野同学值日了。”

快要放学的时候,西野听到班上的同学这么说。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已经飞快地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叹了口气,等到全部人走光以后,西野认份地开始打扫。本来以为中途会出什么意外,但最终没有发生任何事,书桌上没有乱七八糟的涂鸦,教室的门也没有被从外面锁上。逐渐安心下来,西野默默走去倒垃圾。回来之后,发现原本好好放在书桌上的书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小纸条。

果然以为可以就这样被轻易放过的话就太天真了,西野想。

 

转学到这所高校之后,本来就不擅长人际关系的西野变得越发沉默。也是从那天起,开始拒绝跟父亲说话。也许因为之前离家出走的前科,父亲也好像已经放弃了一样,对她的事情不闻不问。两个人的家里,彼此都把对方当成空气。

原本还带着一丝希望,以为可以平静地度过高中剩下的两年;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还是渐渐变成同学们口中性格阴暗的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被班上的一军欺凌了。

“想拿回书包的话就照做。”

对这样的事情已经习惯,又读了一遍纸条上的字,西野麻木地乘电车去了那个地址,按照上面的说明点了一杯酒。

 

桥本没兴趣成为别人的救世主,但还是沉默着听完了西野的故事。也许是太过无聊,也许是好奇心旺盛,也许只是因为她的名字里面也有一个なな——现实中人们总喜欢用他人的悲剧来反衬自己的幸福,这样的定律在那群反抗期的孩子们身上被过分放大。其实是被深深地嫉妒着的吧,眼前这个女孩子?毕竟仅仅只是注视着她的眼睛,就足以让人为她去做任何事。

“料理、没问题吗?”

就在这里突兀地打断了西野,没有让她再说下去。眼前的人表情有点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点点头:“没问题……大概。”

“那就来帮我做饭,怎么样?作为回报,可以让你住在我家。”

大概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西野一时无语。

“拒绝吗?”

“不、不是,”西野急切地摇头,“我接受。”

 

当天桥本还是把西野一个人留在了那间旅馆,毕竟钱已经付掉了。补足睡眠的第二天,接近放学的时间,她从家里出发去西野的学校。

在大门口轻易地发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看见她的瞬间,西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飞奔过来。

“走吧。”把头盔递给她。

太好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

直到这个时候,西野才终于收获了一些实感。

 

桥本的家比西野想象中更简单。

过了一阵子,西野逐渐习惯新的生活。对于为什么轻易离家出走这件事,桥本没有问多余的问题,这让她感到庆幸。

桥本奈奈未,25岁,目前绝赞独居中。这是她在这些天里收集到的关于桥本的信息。

每周三天地在小酒吧上班,其余时间一般会窝在客厅写写画画或者打电脑,不常出门,但意外地过着非常规律的生活,每天十点钟准时起床,通常会直接省略掉的早餐在西野出现之后得到了补足。

因为作息时间完全不同的关系,两个人虽然生活在一起,但交集并不算太多。一开始的日子桥本偶尔会去学校接一下西野,后来也渐渐让她一个人搭乘电车。但学校里还是很快出现了关于神秘长身美人的传闻,被问到的时候西野一律回答那是自己的姐姐。反正也没有人真正关心。

“今天开始住朋友家了。”

那之后还是给父亲发了一封邮件。迟迟没有收到回复,也许是默许了,也许还在暗自庆幸甩掉了一个包袱吧。西野不得而知。

评论(1)
热度(12)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