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片混乱中,桥本只觉得自己被若月用力按在吧台前。“冷静一点,”她听见若月压低的嗓音。

最后还是端上来一杯苏打水,她看着身边的两个人一边喝着加了冰的威士忌一边断断续续地聊天,只能埋头假装自己喝的也是烈酒。

“诶?所以只是暂时回来吗?”这是若月。

“嗯……有差不多一个月的休假……”

又来了,那种心脏被狠狠握住的感觉。

“那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大概会在东京待几天然后直接回家。”

“这样啊。”若月的语气有点失望,“还以为可以多跟麻衣玩一阵子。”

“没关系啦!我会经常跟佑美联络的……”

两个人的交谈中夹杂着酒杯跟冰块不断碰撞的声音,桥本一边在心里默数她们到底续了多少杯一边埋头喝茶。差不多了吧……那两个人都不是酒量很强的类型,曾经被同学的卫藤美彩一个人很轻易地喝倒过……想到以前的事,嘴角又不自觉地开始上扬。

果然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只会发出不连续的单语了。仔细听了一下,大概是某个人的名字,一直在重复叫着“れいか、れいか”。

“明明酒量很差还硬要喝……”把若月手里的酒杯抢走,桥本忍不住捏住她的脸颊:“喂!现在是怎样?送你回去?”

“不要!我要れいかちゃん来接我……啊痛痛痛……”

若月终于有点清醒,一边推开她的手一边开始到处找手机打电话,“你送麻衣回去……”

 

桥本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人。

白石倒是还一脸清醒的表情,连坐姿都跟刚进来的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只是安静地望着她。对上她的视线,桥本呆呆地开始发愣。白石离自己太近了,一伸手就可以描绘出她耳后到下巴的精致线条,短短的距离之间呼吸相闻,让她一边想要不顾一切地逃跑,一边又无法自控地想要靠近。

“奈奈未今天住哪里?”

还在发呆的时候,眼前的人开口了。

“佑、佑美帮忙订的酒店。你、你要去看看吗?”

话一出口桥本立刻后悔了。我果然是个笨蛋啊,她努力忍住把脑袋撞上吧台的冲动。

但对面的人却轻轻微笑起来:“好啊。”

 

拿房卡开门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桥本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若无其事,开了灯,房间已经被整理过了,行李箱还没来得及打开,一切都是酒店房间该有的样子——想到这个单词,她又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与此同时,背后传来“啪”的一声轻响。整个房间重新陷入黑暗。

她想也不想地回头,眼睛还一时无法适应,其他感官却先一步反应过来,白石的气息对她而言过分熟悉,让桥本忍不住伸出手,准确地将她圈在墙壁和自己身体之间的狭小空间里。

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戴着眼镜,桥本手忙脚乱地把它扯下来丢在一边。脑袋埋在白石颈间,轻轻磨蹭着。

“麻衣,我好想你。”

有时候怕自己忘记你,有时候又怕自己永远都无法忘记你。她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轻声说。但白石却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样,伸手柔和地抚上她的脊背。

没有再说话,指尖掠过白石栗色的长发,轻轻帮她挽到耳后,桥本试探着缓慢地靠近。高挺的鼻梁蹭在一起,她温柔地亲吻白石嘴角那颗小痣。

只是舌尖偶然的触碰就让她战栗不已,两个人很快开始无意识地拉扯彼此身上的衣服。感觉白石的手伸进自己衬衫下摆的同时,桥本也拉开了她洋装背后的拉链。这种身体直接接触的亲密触感让她忍不住继续吻她,从辗转的浅吻逐渐变成唇齿并用的轻咬,光滑的肌肤上泛起细密的红痕,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但想要再一路往下的时候,却被努力拦住了。

“ななみん,够了……”

白石声音里泛着这种时候独特的色气感,桥本皱起眉头,有点困惑地望着她。

“再晚回去的话,电车就要停运了……”

虽然带着明显的颤抖,但桥本还是听出了她的坚持。有点沮丧地抬起头,她依旧固执地用力抱住白石,鼓起脸,用上了哀求的语气:“不要走吧?”

“不行……”

麻衣凑过来,轻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最后还是放开手。

不可能让白石一个人坐电车,桥本请前台帮忙叫了一辆出租车,一个人站在黑暗里,看着车门慢慢合上,模糊的背影终于消失在深沉的夜色里。

评论(11)
热度(15)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