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当时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

 

遇见麻衣的过程其实很普通。

那时候桥本还是个刚到东京没多久的穷学生,但穷有穷的活法,在学校附近找了最便宜的房子住下来,然后对着报纸上的打工信息一家一家面试。总有人看到她一脸诚恳的表情不忍心拒绝,就这样过上了一周打三份工的日子。

回想起来,连桥本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坚持,又是靠什么才能一直坚持下去。也许只是为了不再回到北海道,也许人活着就是要有某些目标和执念,就像溺水之人手边唯一的浮木,必须要紧紧抓住才能活下去。

也是在打工的时候认识了若月。桥本在学校附近的餐厅当服务生,刚刚度过经常点错单上错菜的新人时期,进化为可以一手端三杯啤酒的熟练工,跟负责同一区的若月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后来发现两个人居然都在同一所大学念同样的科系,只是专业不一样,于是在学校里也开始经常一起行动,算是难得的朋友。

 

某天若月扔给她一张传单:“奈奈未去试试看应征这个怎么样?”

桥本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那是一家小酒吧招募乐手的广告。吉他倒是会弹,店的位置也离学校不远,虽然工作时间晚了一点,但时薪也相应地算是可观。总而言之,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若月一脸得意:“很适合你吧?”

毕竟生活所迫,当天桥本就背着吉他去面试。结果很顺利地就被录用了,为此还帮若月代了一天班作为感谢。

大概身体的记忆比大脑更可靠,几年过去之后,她还是能毫不费力地弹出曾经弹过的那些曲子。平心而论,那是桥本最喜欢的工作之一,因为弹吉他是她这些年来唯一的爱好。大概也正因如此,回到北海道之后,她还是靠当时偷师的技巧有样学样地在差不多的小酒吧当起了店长兼调酒师。

 

虽然辛苦,但是波澜不惊。桥本对这样的日子感到非常满足。

某天酒吧打烊之后,她跟往常一样的擦拭一遍琴身和琴弦,把吉他放回包里。准备离开的时候,被店长叫住了。

“奈奈未,有客人给你留言。”说着递给她一张普通的便笺纸。

桥本不明就里地接过来打开,发现上面简短地写了几行字。

“桥本さん:抱歉冒昧地问了你的名字。能欣赏到你的演奏很开心。”

落款是“白石麻衣”。

“是个美人喔。”店长的语气充满羡慕,“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容易就到桃花期?”

我也是女生好不好?对店长的话有点无奈,桥本不顾他心疼的目光,随手把纸条丢进店里的垃圾桶。次日弹了一首风格完全不同的曲子。

但那天还是收到了白石的留言,依旧是彬彬有礼充满赞赏的语气。桥本一次也没有回复过。

然而留言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变本加厉。很快连表面的礼貌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全是诸如“今天又做了一天实验感觉好累”“有点为下次的发表会烦恼”之类的抱怨,甚至还出现了“被告白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种怎么看都很可疑的内容。

喜欢就交往、不喜欢就拒绝。这并不是什么可以摇摆不定的事吧?这人未免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当成了树洞,一边腹诽一边又莫名其妙觉得在意的桥本最后还是去恳求店长。

“拜托把这个白石指给我看。”

店长用一种“终于开窍了”的表情看她一眼,抬手指了指远处的角落。

“就那边那个啊。最近几乎每天都会来。是不是超级大美人?”

桥本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

留着黑色长发的女孩子正跟身边的男生聊天。大概说到了开心的地方,她一边比出夸张的姿势一边笑起来。店长没有骗人,仿佛能自然而然聚焦所有的光源一样,白石麻衣确实比所有人都耀眼。

“是很美没错啦……”

桥本近乎自言自语地说。

但跟这个比起来,总觉得她身边的那个男生有点眼熟。桥本苦苦思索,但一时却又想不出到底在哪里见过。

评论
热度(14)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