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看似平静的人生却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无法控制的意外。此刻麻衣成了突然闯入桥本世界里的陌生人。

开始交往之后,桥本才发现麻衣其实很忙,因为念的是理科,经常需要等一个实验数据到很晚才回家。

“为什么那时候还那么经常去店里?”

“当然是为了接近奈奈未啊。”

听到她的问题,麻衣勾起唇角,露出狡猾的表情,让桥本觉得自己好像被算计了。不过她很快释然,转而抬手有意无意地触碰麻衣的指尖,两个人的手指勾在一起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庆幸,当下就立竿见影地傻笑起来。

“ななみん看着很聪明,有时候又呆呆的。”

 

麻衣很快给她取了“ななみん”这样的昵称。每次喊出来的时候,都像带着宠溺的语气。但桥本依旧默默鼓起脸颊表示不满。她想麻衣也许只是开玩笑地那么说;但整个故事对白石而言的确还有另外的版本。

白石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到奈奈未的场景。

并非不知道自己的外表显眼;但对白石而言,这其实是件弊大于利的事。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做个只有平均水准的普通人,没有存在感地躲在人群里,可以省掉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表现得太亲密会被当成别有用心,太冷淡又被说成难以接近。也许换成别人就可以游刃有余,但对并不热衷于人际交往的白石而言,把握跟其他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让她心力交瘁。“傲慢”“高岭之花”之类的形容词,从小到大已经听到耳朵起茧,受到过莫名其妙的欺负,也曾经被可疑的人尾行。总算平安无事进入大学之后,情况稍微好转,即便如此还是经常被各种各样来路不明的人告白。

“まいやん,这个给你。”

课间休息的时候,白石没精神地趴在课桌上。亲友松村从外面进来,在她旁边坐下,递了封信过来。

“刚刚在走廊上突然被人拦住,一定要我转交给你。这次又写了什么?”

松村笑嘻嘻地问。

“白石同学:有很重要的话对你说、下课之后在图书馆等你……”

没等白石回答,她已经一字一句地念了起来,“图书馆?这种地方?这个人还真是奇怪。不过应该不用我陪你了吧?”

“嗯。”白石点点头,“上面写的是在六层诶……我也没去过。”

以往遇到这种情况,出于礼貌,她总是会好好地赴约然后拒绝对方。大部分时候会找松村一起。不过图书馆的话就算了吧……

这么想着,下课之后还是老老实实一个人去了。但其实在看到示意图的瞬间就后悔了。

作为学校里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图书馆没有安装电梯。阅览区只有最下面的三层,六楼是专门堆放淘汰掉的旧书的楼层,一般情况下完全不会有人来。终于爬完楼梯,推开门,果然一看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连日光灯管都显得格外阴暗。

“麻衣!”

从背后冒出来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白石回过头,发现声音的主人正满脸惊喜地望着自己。是个外表平平无奇的男生,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唯一惊人的大概只有镜片厚度而已。

白石不着痕迹地跟他拉开距离,轻轻点头,“这个……”她拿出那封信。

“是我写的。请务必跟我交往!”

对方热切地往前迈出一步,让白石有点紧张。

“抱歉,不过我现在还没有要跟谁交往的打算。”她说出已经说过无数遍的话。

男生却迟迟没有回应。感觉气氛有点奇怪,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对方先一步挡住了门口。

“麻衣明明也喜欢我不是吗?不然为什么要来?”

糟糕……

默不作声地一边后退一边在心里思考解决的办法,然而却立刻就撞上了背后的书架。空气中扬起细小的灰尘,与此同时,右手手腕被捏住了。

“请跟我交往。”

男生又重复了一遍。

“吵死了。”

两个人同时愣在原地。一排书架最深处的阴影里,有人影缓缓站起来。

 

走近之后,白石发现那是个有着修长身材和高挺鼻梁的短发女生。无论什么人都好,她油然而生一种“得救了”的感激之情。

大概因为刚刚睡醒,女生的头发还有点乱,刘海也乱七八糟地散落在额前,遮住了一双眼睛。

在白石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不动声色地挡在两个人之间:“你吵死了。图书馆禁止喧哗。听明白了吗?我不介意把管理员叫来。”

看着她的背影,白石突然感觉她身上有种莫名的气势。

大概跟白石有同样的感受,男生的身形在不知不觉之间慢慢垮下来。漫长的对峙终于结束,最后匆匆逃走的时候甚至一句话也没有说。

白石看着女生揉了揉脑袋,打了个呵欠,嘴角跑出一颗俏皮的虎牙,一瞬间又恢复了小动物的模样,重新缩回角落里。

她于是亦步亦趋地跟过去:“谢谢!我叫白石麻衣,你呢?”

没有回答。对方脸上盖着一本书,已经发出了平稳有节奏的呼吸,显然又迅速进入了睡眠。

白石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但又觉得她有点可爱。难道刚刚只是在梦游吗?明明还一脸帅气的表情。

她想恶作剧地把女生脸上的书掀开,但又觉得太过失礼。最后只是借着昏暗的光线努力看清了那本书的标题;好像是伽利略的传记。

回去之后,白石买了一本一模一样的书。

评论(7)
热度(17)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