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后来呢?”

桥本听见身边的西野这么问。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挤出一个笑容,没有回答西野的问题,只是抬起下巴示意。

“七濑看见那边墙上挂的那对鹿角了吗?”

西野点点头。此前她一直以为那只是家居风格的一部分;但现在看来,在桥本过分简陋的家里,那几乎是唯一的装饰品。

“是从芬兰带回来的。那个人啊,后来就去了那里。”

 

大三上学期接近尾声的时候,白石的导师接到去赫尔辛基一家研究所做访问学者的邀请。临行前,为了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的延续性,征得对方同意后,他草拟出一张交换学生的名单。人数不多,但白石的名字赫然在列。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白石第一时间告诉桥本。

赫尔辛基有世界上最顶级的实验室。虽然不太明白,但桥本依旧能分辨出说着这句话时白石脸上雀跃的表情。“而且天气也跟北海道差不多吧?如果ななみん可以一起去就好了……”

桥本却只关心一个问题:“要去多久?”

“一年左右吧……要看项目的进展情况。教授是这么说的。”

桥本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

白石很快开始着手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桥本偶尔也会帮她收拾行李,总觉得什么都要带,恨不得连整个房子都一起打包进去。行期还没定,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挥之不去的紧迫感,像被巨大的力量推着前进,身不由己。

终于快告一段落的时候,白石却像突然犯了拖延症一样,放下全部的事情,只是一个劲儿地黏着桥本。

桥本大概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想说的话太多,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默默听白石天马行空地跟自己交代各种注意事项:多吃蔬菜和水果,不能吃太多辣。不要经常熬夜,要注意休息,每天记得准时联络……桥本一一答应。又等了片刻,白石的声音渐渐低下来,“房租已经交到了明年,奈奈未可以一直住下去没关系。我不在的时候,每天都要想我!”

“嗯。”桥本冲她微笑,“会一直想你的。”

“等我回来。”

 

那天夜里,桥本做了个漫长的梦。

梦里她变回小时候的样子,待在有记忆以来就只有自己和母亲两个人的小小的家里。踩在榻榻米上扬起的尘埃无比真实,连空气都弥漫着古旧又沉闷的气息。

她安静地坐在角落里不发出声音。

如果你不存在就好了,没有你就好了。我的人生全部都是被你毁掉的。渐渐长大之后,这些长年回荡在耳畔的字句突然都有了意义。它们仿佛在一瞬间觉醒成有生命的怪物,争先恐后涌到她面前,让她只能用力缩成一团。

也许努力真的有回报,一直试图扮演着好孩子的角色,桥本终于在某天看到母亲的微笑。

“奈奈未,”母亲轻声喊她的名字,用她从未听过的愉快语调,“奈奈未是个乖孩子吧?”

桥本点头。

“那、以后妈妈回来的时候,要记得好好地说‘欢迎回来’喔。”

“欢迎回来。”

桥本有样学样地说了一句。

“就是这样。”

往后发生的事情,如同被潮水无数次冲刷的海岸,早就变得面目全非。桥本依稀记得自己等了很久,久到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但那个人、那个被她称作母亲的人,从那天起再也没有出现过。

评论(7)
热度(12)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