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天快亮起来的时候,白石察觉到了身边的人的异样。

感觉桥本的体温高得吓人,白石拧亮床头的台灯,摸摸她的额头,触手之处一层薄汗。

“ななみん……”

试着喊她的名字,桥本没有回应,只是好像感受到了她的声音一样,皱起眉头,表情有点痛苦。

感冒了吧……明明身体就很差……

叹了口气,白石先小心地起床去找来新的睡衣帮她换掉。生病的奈奈未倒是反常地乖,完全不抵抗地任由她上下其手。重新帮她盖好被子,把退热贴铺在桥本额头上,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白石干脆随手拿了本杂志在床边坐下。

但看着看着,目光又忍不住移到奈奈未安静的侧脸上。

笨蛋。

最近太累了吧?但却什么都不说,奈奈未就是会做出这种行为的笨蛋。

 

随手翻了几页杂志,结果又趴在床边重新睡着了。最后还是被奈奈未偷偷抚摸她发梢的动作惊醒的。

抬起头,发现原本好好平躺着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侧身朝向了自己这边,额头上的退热贴也跟着歪了一片。两个人视线交汇,桥本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奈奈未发烧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乖乖躺着不动,桥本任由白石把自己脑袋上的退热贴拿下来,伸手感觉了一下,干脆直接俯身贴上去,用自己的额头测试着温度。

“好像还是有点烫……”

自言自语地说着,想起身的时候,白石突然发现此刻床上的人正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两个人呼吸相闻,奈奈未的表情里带点孩子气的脆弱,又让她忍不住心疼起来,“奈奈未今天就在家休息。我也不去学校了。”

“唔。”桥本含糊不清地答应着。

“饿了吗?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

好像小朋友一样,说着任性的话。

“那先吃药好不好?”

“麻衣喂我。”

那就是同意了。端来一杯温水,桥本已经自动自觉地坐起来,张开嘴巴,“啊——”地一副等待喂食的模样。虽然很想溺爱小朋友形态的她,但白石还是直接把水杯塞进她手里,“自己吃啦!”

“喔。”

好像很委屈,但还是听话地自己吃了。最后含了一口水迟迟不肯咽下去,脸颊鼓鼓的像包子。

忍不住稍微用了点力气把她推倒(不得不说这时候的奈奈未真的非常软萌好推),“好好休息!”

再次拿起杂志,却发现床上的人依旧在望着自己。

“怎么了吗?”有点无奈地问。

“麻衣今天真的不去学校吗?”

“不去啊。”

“可是,”桥本停了一下,“今天不是要交出国用的材料吗?”

“那个明天再交也来得及。”

“喔。”

“乖乖睡觉。”

桥本没有再说话,只是听话地闭起眼睛。

 

就这样休息一天,加上白石的悉心照料,桥本的烧已经完全退了。本来想去上课,但在白石的强硬要求下最后还是只能继续待在家里。

“今天也要好好休息。明天再去上课。”

就这么专制地替她决定了。

“诶~”

桥本皱起眉头,露出困扰的表情。

“有意见?”

感受到了白石危险的眼神,桥本立刻摇头:“没、没有。”

“没有就好。”

恢复了笑容,白石在玄关换上高跟鞋,“早餐在厨房里,等下起床记得吃。从现在开始就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不然等我走了……”

她没有再说下去。两个人的对话停在突兀的地方,白石背对着桥本,拿起一边的手提包。

“我知道了。”

望着她的背影,桥本轻轻回答,“路上小心。”

 

听着麻衣关门的声音,桥本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来,换掉睡衣,洗漱完毕,吃掉麻衣准备好的早餐,清洗餐具,简单地打扫了一下厨房,然后从储物间找出已经很久没用过的巨大旅行箱。

要离开她。趁现在还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还能冷静地处理一切。要在一切改变之前,在她们终于彼此伤害之前,在麻衣离开自己之前,先一步离开她。

评论(4)
热度(14)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