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在学校门口等了五分钟,若月等到了气喘吁吁的白石。

在此之前,从来没见过她全力奔跑的样子:长发潦草地在脑后绑成马尾,额前发丝凌乱地垂落在眼前,双手撑住膝盖努力呼吸,看上去非常狼狈。

“麻衣?你刚刚电话里说奈奈未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若月等着眼前的人逐渐冷静下来,一点一点拼凑出事情的本来面目。

“奈奈未昨天生病了,本来要她在家好好休息。结果回家之后,发现她的东西全部不见了。人也不见了。”

若月渐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此刻只能尽量安抚白石:“不要着急,我跟你一起找。”

问遍了所有可能跟桥本有交集的人,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试着拨了一下她的手机,全部被转接进了语音信箱。看着白石逐渐黯淡下去的眼神,若月在心里把桥本揍了一万遍。

人间蒸发也要有个限度吧……难道要去跟警察报告说出现了失踪人口吗?

她默默送白石回家。打开门的瞬间,若月把头扭向一边。

不想看见白石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白石在玄关跟若月道别。

想问她一个人有没有问题,但又觉得此时此刻任何关心都多余。仿佛看出了若月的犹豫,白石冲她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

“佑美,谢谢你。”

桥本只带走了当初一个人带来的那些东西。

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把属于自己的一切都分割得清清楚楚,毫不犹豫地斩断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就像丢弃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东西。也许她早就在预备着这一天。

白石努力不让自己思考问题的答案,却又没有靠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的力气。

一个星期之后,顺利办好了出国需要的全部手续。

 

再接到若月的电话时,白石正在参加同学们特地为留学生举办的聚会。

北欧的十月已经冷得过分,漫长的黑夜让人只想窝在一个人的小屋里发呆直到陷入冬眠,连大脑都变得迟钝。她还不能马上适应这种跟东京完全不同的环境,却又无法拒绝室友热情的邀请,只能坐在壁炉旁边默默观察着用她听不懂的语言交流的人们。

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显示是来自日本的号码。

对身边的人抱歉地微笑一下,白石走到远处的角落里接通电话。

“喂?”

“麻衣?”

是若月的声音。

“佑美?”

白石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这个时间日本应该是深夜。

“可能有点自作主张、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

若月的声音淹没在人群的欢呼里。

“佑美、稍微等一下。”

披上大衣,白石离开热闹的人群,走到院子里。四周立刻安静下来,她听见若月的声音:

“今天奈奈未来学校了。我没有见到她,是同系的一个同学告诉我的。她说……奈奈未好像是来办理退学手续。”

室外果然还是很冷,白石感觉自己的手指逐渐失去知觉,身体也不听使唤地发抖。但另一部分感官却偏偏变得敏锐,脸颊上传来的凉意被无限放大,她微微抬头,发现眼前正在飘落细小的雪花。

赫尔辛基迎来了它的第一场雪。

白石想起以前似乎有人说过,她的家乡也有漫长的冬季和覆盖一切的雪。那个人这么说的时候语气平淡,却让她忍不住神往,想着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亲眼看一看。

但那个人是谁呢?

白石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评论(3)
热度(14)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