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退学之后,桥本开始在日本各地辗转。每到一个地方就先找份临时的工作,存够钱再出发去下一个目的地,就这样兜兜转转,最后莫名其妙回到北海道。原因连她自己也不得而知;也许只是因为这里离东京最远。

会被若月发现,是因为她偶然投稿给出版社的设计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奖。那之后不时有人带着工作邀约跟她联系;利用同样在业界工作的便利,若月跟出版社要来了桥本的联系方式,两个人重新恢复联络,只是很默契地再也不提起白石。

 

差不多一年以前,桥本进行了一次久违的海外旅行。

从罗马到巴黎再到法兰克福,看过了大斗兽场和凯旋门,她随性地一个人按照临时起意的路线北上,在阿姆斯特丹坐上邮轮,越过北海和大西洋,到达接近北极圈的地方。

在那里等了三天,终于等到了此前只在各种文字和图片说明中见过的绿光。

返程要从赫尔辛基转机,桥本于是去附近的小镇上盘桓,在当地人的指引下参观古老的森林时,捡到一对公鹿褪下的角。她把鹿角放进行李箱,心想也许这就是旅行的意义,她终于也能感受到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经过那个人可能经过的地方,看她看过的风景,跟她度过同样的时间。但麻衣并不知道。她所做的这一切,最后连自己都无法感动。

回日本的飞机上,桥本默默跟天空之下的赫京道别。即便知道那个人此时此刻也许就在某条街上,她依旧无法踏入这座城市。

旅行的终点,桥本奈奈未无比想念白石麻衣。

 

“那个时候、桥本さん为什么要走?”

西野慎重地提问。

桥本有点茫然。她已经想不起来当初是怀着怎样的执念,只是本能地感到危险,想离那个地方远一点,再远一点。否则的话,也许会变成不顾一切扑火的飞蛾。她隐约这么觉得。

“大概是因为害怕吧。”一瞬间脑袋里转过无数个念头,桥本最后只是这么回答。

西野的表情带点迷惑,桥本不知道她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太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感到恐惧。只要一个照面就身不由己,从此瞻前顾后,小心翼翼,满怀心事都只跟她息息相关,衣带渐宽终不悔,一寸还成千万缕。也许将来她能体会到跟自己一样的心情。桥本想起登机前若月跟自己说的话: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不过我不认为麻衣是那种会因为远距离或者其他什么困难就跟恋人分手的人。奈奈未只是在给自己找借口而已。从头到尾都只有奈奈未一个人想逃跑。”

“去找她回来吧。”若月递给她一张小卡片。桥本接过来,发现上面是一串陌生的街道名称和门牌号码。

“这是麻衣在日本的地址。”若月拍拍她的肩膀,“这次不要再失败了。”

评论(3)
热度(17)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