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完)

不出所料,回実家之后,还是被旁敲侧击地打听了现在的感情状况。

白石统统用“工作太忙”敷衍过去。

在海外的时候还不觉得,跟日本有七八个小时的时差,只能在固定的视频时间里见到家人。回来之后,借口说了太多遍,不但父母一脸怀疑,就连自己也觉得毫无说服力。

只有哥哥好心地过来安慰她:“是我们麻衣太完美了。配得上她的人还没出现。不管怎么说,至少要像我一样帅吧?”

白石冲他苦笑一下。

 

刚到芬兰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把日程排满,仿佛这样时间就能过得快一点,不会有闲情逸致思考多余的事情。也许因为过于投入,等到该离开的时候,反而得到了研究所的全力挽留。白石没考虑太久就答应下来。

她想一辈子也无非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循环播放同一天的内容,她也许可以继续爱上别的人,却不会再遇到第二个桥本奈奈未。

坐在海边的咖啡厅里,迎面而来的是波罗的海的风,夕阳还没完全沉入平静的海面,那边已经月出东山,天海一线的远方金红和蔚蓝交织在一起,溶溶地泛着粉。偶尔有海鸟低低掠过,一切都恰到好处,却又总觉得少了什么。

她太了解奈奈未了,如果自己不主动出现的话,也许奈奈未会一直躲在日本的某个角落。但就算出现在她面前,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漫长的思绪被门铃的声音打断。白石主动爬起来去开门,却在打开门的瞬间愣在原地。

刚刚还在想念的人,此刻正站在眼前。拖了一只巨大的行李箱,一脸无辜地望着她。

 

白石跟家人介绍桥本,说是来群马旅游的大学同学。桥本适时地奉上从北海道带来的特产,于是被热情地留下来吃晚餐。

“要不要干脆住下来?”哥哥在一边插嘴。

“可以吗?”桥本的眼睛瞬间闪闪发亮。

“可以啊可以啊。”用力点头。

“奈奈未跟我一起住啦!”白石忍不住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

 

洗完澡之后,白石坏心眼地找了条最短的裙子给桥本当睡衣,看她差点变成同手同脚的样子笑了半天。桥本扑过来,两个人在榻榻米上滚成一团,耳鬓厮磨间不知道谁先吻了谁。

刚穿好的衣服被轻易地脱下来。仿佛在报复她刚刚的恶作剧一般,桥本准确地攻击她每一处敏感的地方,白石咬住被子一角努力不发出声音,只剩呼吸越来越急促。桥本却不着急,只是在她耳畔用最好听的话哄她,说着“乖”“忍一下”,手上的动作却越发慢条斯理。白石一边想糟糕忘了这人是个抖S,一边用尽全力将她拉向自己。下一秒连思考的能力也完全丧失,视线变得模糊,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感觉桥本正小心翼翼吻掉她眼角溢出来的泪。

“那时候为什么做到一半就跑了?”

白石当然知道她说的“那时候”是什么时候,于是恨恨地咬上她肩头,“因为觉得要给奈奈未一点惩罚。”

“现在呢?”

白石心说你明知故问不怀好意,但看着那人一双眼睛灼灼地望着自己,千言万语一时在舌尖上打了个转,最后却落在一个最沉重的话题上。

“ななみん,我马上就要回去了。”

“我知道啊。”

手被握住了,一个指节一个指节温柔又缓慢地摩挲。白石只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又无可抑制地痒起来,赶紧趁灵台还清明的时候努力拉回最后一丝理智,“这次要等我回来。”

桥本却不说话,换了个地方从她的锁骨开始攻略,稍微用了点力留下吻痕。意识逐渐被潮水淹没的时候,白石终于听见那人带点恶意的声音,“不等你。”

“我已经买了去赫尔辛基的机票,跟麻衣同一个航班。单程。”

她于是放心地抱住奈奈未,轻轻阖上眼睛。

 

End


终于写完噜!谨以此文表达希望白桥复合的美好愿望。吸吸

评论(13)
热度(26)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