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债寻常行处有

来荷兰之后,开始渐渐习惯喝酒。 

母上大人一度非常担心,并勒令我戒掉。但总有些东西是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的,你拥有了它们,就能短暂地逃离现实。一部好看的小说,一款新鲜劲头还没过的游戏,一场停在暧昧期的单相思,一杯酒。众多选项里,只有它触手可及。

其实不喜欢酒精的味道,也没有所谓的鉴赏能力。马上奔三的人,审美还停在小孩子的水平,一味喜欢甜的东西,从喜力喝到Guinness又到各种修道院啤酒,尝起来全部都是相同的苦。又开始荼毒葡萄酒,白的当然比红的好喝,因为少了单宁的涩味。最后发现自己只是想喝一切不像酒的酒精饮料。semi-sweet的白葡萄酒勉强可以一试,最喜欢的还是amarula,酒精隐藏在浓厚的奶油和提拉米苏的味道中间,只要半盏就能拥有一个甜美的周末下午,好喝又好醉,只是容易腻。想尝试像大象一样醉倒的感觉,最好就不要兑水。还有各种bacardi的朗姆酒,超市里通常都是小小的铝罐排在一起,调了什么就是什么味道,你想要可乐就有可乐,想要草莓就有草莓,一次可以买好几种,适合什么都想喝唯独不想喝酒的人。酒量很差,半瓶葡萄酒就开始身轻如燕,走路使不上力气东倒西歪,干脆就窝在沙发上享受微醺的感觉,一切平时压抑的情绪都可以随便释放,因为拥有了理由;醉酒。这是让一切不合理的东西合理起来的最佳选择。

今天跟前辈一起去商店,他随手又是两瓶。犹豫着要不要买的时候,又在一边煽风点火:没有酒精,日常的压力怎么消解?

我有偶像啊。

偶像都毕业了。

没法回答。最后家里又多了一瓶黑方。

有些东西你接近它只是为了短暂的欢愉,但为了这片刻却要付出太多代价,酒如此,偶像也如此,喜欢一个人更是如此,都是当初从来没想到的副作用。在最不应该用心的事情上用心,等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人为物役,心为形役,但那又有什么办法?总归你已经离不开它。

人生也需要酩酊大醉,再做一场长久的梦。

评论(19)
热度(10)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