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扎心了

Csardas:

没有脑洞了( •̥́ ˍ •̀ू )

两张图片玩了一个多小时(´-ι_-`)

【白桥】开车

惹莫名其妙又被屏蔽了。。。

评论啥的也完全回复不了啊摔

http://www.jianshu.com/p/9f7a6555c208

20(完)

不出所料,回実家之后,还是被旁敲侧击地打听了现在的感情状况。

白石统统用“工作太忙”敷衍过去。

在海外的时候还不觉得,跟日本有七八个小时的时差,只能在固定的视频时间里见到家人。回来之后,借口说了太多遍,不但父母一脸怀疑,就连自己也觉得毫无说服力。

只有哥哥好心地过来安慰她:“是我们麻衣太完美了。配得上她的人还没出现。不管怎么说,至少要像我一样帅吧?”

白石冲他苦笑一下。


刚到芬兰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把日程排满,仿佛这样时间就能过得快一点,不会有闲情逸致思考多余的事情。也许因为过于投入,等到该离开的时候,反而得到了研究所的全力挽留。白石没考虑太久就答应下来。

她想一辈...

19

学人家肝起了阴阳师。。。这章没有好好修改就随便看看吧 反正也快完了>< 


“抱歉,让桥本さん久等了。”

刚刚哭过,西野的眼睛还微微发红,显得格外可怜。桥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摆摆手,“没关系,能看到这样的小七濑,已经值回票价了。”

面对她的玩笑,西野却没有任何反应。桥本下意识地仔细观察她的表情,发现面前的人正咬着下唇,拎着书包的双手过分用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注意到她的视线,西野冲她露出一个羞涩的笑。桥本忍不住想揉揉她毛茸茸的脑袋,手刚伸到一半就听到了西野还带点鼻音的声音:

“爸爸说要带我去东京。”

西野抬头直视她的眼睛,“我想、我也不能再这么依赖...

18

月曜日一早,桥本按照约定陪西野去学校。

“等下要以什么身份参加进路指导呢?跟老师说我是七濑的姐姐吗?”

桥本一边牵车,一边跟西野开玩笑。

短短一个周末的时间里,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桥本从来没想过会把自己的那些故事告诉一个还在念高中的孩子。而西野并没有表现得太惊讶,也不觉得无聊,一直坐在她身边听到最后。

“其实七濑意外的很坚强嘛。”

通往学校的路上,偶尔碰到同班同学,马上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早上好”。尽管还有些无所适从,但西野依旧努力地跟其他人打招呼。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的桥本不无感慨,“总觉得逐渐有点大人的样子了。”

“なな已经十七岁了。还有,等下见到老师,记得说你姓西野...

17

退学之后,桥本开始在日本各地辗转。每到一个地方就先找份临时的工作,存够钱再出发去下一个目的地,就这样兜兜转转,最后莫名其妙回到北海道。原因连她自己也不得而知;也许只是因为这里离东京最远。

会被若月发现,是因为她偶然投稿给出版社的设计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奖。那之后不时有人带着工作邀约跟她联系;利用同样在业界工作的便利,若月跟出版社要来了桥本的联系方式,两个人重新恢复联络,只是很默契地再也不提起白石。


差不多一年以前,桥本进行了一次久违的海外旅行。

从罗马到巴黎再到法兰克福,看过了大斗兽场和凯旋门,她随性地一个人按照临时起意的路线北上,在阿姆斯特丹坐上邮轮,越过北海和大西洋,到...

16

在学校门口等了五分钟,若月等到了气喘吁吁的白石。

在此之前,从来没见过她全力奔跑的样子:长发潦草地在脑后绑成马尾,额前发丝凌乱地垂落在眼前,双手撑住膝盖努力呼吸,看上去非常狼狈。

“麻衣?你刚刚电话里说奈奈未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若月等着眼前的人逐渐冷静下来,一点一点拼凑出事情的本来面目。

“奈奈未昨天生病了,本来要她在家好好休息。结果回家之后,发现她的东西全部不见了。人也不见了。”

若月渐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此刻只能尽量安抚白石:“不要着急,我跟你一起找。”

问遍了所有可能跟桥本有交集的人,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试着拨了一下她的手机,全部被转接进了语音信箱。看着白石逐渐黯淡下...

15

天快亮起来的时候,白石察觉到了身边的人的异样。

感觉桥本的体温高得吓人,白石拧亮床头的台灯,摸摸她的额头,触手之处一层薄汗。

“ななみん……”

试着喊她的名字,桥本没有回应,只是好像感受到了她的声音一样,皱起眉头,表情有点痛苦。

感冒了吧……明明身体就很差……

叹了口气,白石先小心地起床去找来新的睡衣帮她换掉。生病的奈奈未倒是反常地乖,完全不抵抗地任由她上下其手。重新帮她盖好被子,把退热贴铺在桥本额头上,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白石干脆随手拿了本杂志在床边坐下。

但看着看着,目光又忍不住移到奈奈未安静的侧脸上。

笨蛋。

最近太累了吧?但却什么都不说,奈奈未就是会做出这种行为的笨蛋。...

14

“后来呢?”

桥本听见身边的西野这么问。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挤出一个笑容,没有回答西野的问题,只是抬起下巴示意。

“七濑看见那边墙上挂的那对鹿角了吗?”

西野点点头。此前她一直以为那只是家居风格的一部分;但现在看来,在桥本过分简陋的家里,那几乎是唯一的装饰品。

“是从芬兰带回来的。那个人啊,后来就去了那里。”


大三上学期接近尾声的时候,白石的导师接到去赫尔辛基一家研究所做访问学者的邀请。临行前,为了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的延续性,征得对方同意后,他草拟出一张交换学生的名单。人数不多,但白石的名字赫然在列。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白石第一时间告诉桥本。

赫尔辛基有世界...

13

交往两个月后,桥本退掉自己那间小公寓,开始跟白石同居。

原因当然有很多:租约刚好到期啦,白石那边比较宽敞啦,内心隐隐有所期待啦(……)之类。

但主要还是因为白石的主动要求。

两个人平时的课程完全没有交集,而下课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桥本都在打工,白石也一直做实验。为了能在一起,不得不经常翘课;发现白石依旧总是偷偷跑去自己打工的小酒吧之后,桥本决定还是辞掉这份工作。

也许是出于私心,不想让那样的白石被更多人看到;而且也可以多一点空闲时间。白石问起来的时候,桥本随便找了个理由:“因为这学期课比较多、大三了嘛。”

白石沉默片刻,说出让她始料未及的话:“奈奈未,搬来跟我一起住吧。”

桥本马上呛...

1 / 2

© バカモノ | Powered by LOFTER